主页 > 合成钻石 > 3块钱特效制作虚假钢材质量证明书 成都这两家复

3块钱特效制作虚假钢材质量证明书 成都这两家复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4月22日

  花1分钟、支付3元钱,成都金牛区量力钢材城内的一家打印店和一家文具店就能制作出一份假的“钢材质量证明书”,甚至是盖有厂家红章的合格证,覆盖国内多家知名钢铁公司。

  红星新闻记者暗访中,向两家店提供了编好的并不存在的钢材信息后,工作人员通过ps软件在模板上修改时间、名称、吨数等,当场就顺利打印出近乎乱真的“证明书”。

  多家钢铁公司看后表示,这些证明书是假的,他们也没有给这两家店打印证明书的授权。当晚警方将两家店的人员、电脑控制,次日两家店涉案的4名人员因涉嫌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被刑事拘留。

  此外,对于红星新闻记者“有哪些钢材依靠这样的假证明流入市场”的疑问,金牛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也表示,将根据警方调查情况做下一步处理。

  钟林(化名)是成都市金牛区量力钢材城里面的商户。钢材城内A区有一家打印店,这家打印店留给他的印象是:打印东西从来不开票。他告诉记者,前段时间自己去店里买东西时,“看到店里居然在打印钢材产品质量证明书。”

  他印象里,证明书只有钢厂或者其授权的商户才能打印,“我判断肯定是假的;而且他们还说,什么样的都可以做。”和朋友讨论后,他得知,市场B区还有一家店在做假的证明书、合格证。

  “这个肯定有问题。”钟林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一种可能是,打印假证明书的商家从小厂买进质量一般的钢材,利用这些假文件,然后按照知名钢厂的价格将钢材卖出,“卖假冒伪劣产品,并且他们这样做,也会影响市场内正规商户的经营。”

  15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量力钢材城。根据钟林的指引,记者很快找到了这两家店。

  B区这家店位于该区2栋桥下,并没有店招,只在门口摆放了一个“金丰文具”的灯招。

  记者注意到,灯招旁边的垃圾桶里丢弃着一些国内钢厂黑白产品证明书。走进店时,一名男子正守在复印机前查看刚刚制作好的钢材“产品质量证明书”,听说记者要打印证明书,他手指了一旁的三台电脑。

  三台电脑前坐了3名女子,另有多名顾客簇拥。坐在中间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右手边的一名男子,他展示手机里的文件又指向电脑屏幕,说着“把这两个位置改一下”。另一边的女顾客则是帮他人来制作文件,告知对方3元一张、不能拍照发送,记者注意到,她还接到了买钢材的电话,并询问对方要多少并报价。

  最右侧电脑前工作人员是一名孕妇,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她打开一份模板,接着通过ps软件按照身后顾客的要求,将模板上钢材的规格“26*5*L”改成字体、大小几乎一样的“57*5”,又把日期由“2018年2月”改成当年12月,随后打印;然后,她又根据另一名顾客的要求,在另一份模板上将时间由“2017年5月22日”改成“2019年1月8日”,随后打印。

  红星新闻记者找到中间的女子,向她出示了事先编好的、实际并不存在的钢材需求数据,她抄下后告诉记者:“彩色的3元一张,黑白的2元。”接着,该女子在电脑中打开一份模板,根据记者提供的信息,将模板里钢材规格厚度由“2.0”改成“1.5”,宽由“1000”改成“1250”,长度由“2000”改成“L”,再修改牌号为记者要求的“Q235”,又将品种名称修改为记者要求的“冷轧钢卷”,之后修改证明书号、发货日期以及制表、打印时间,不到3分钟,便完成了一份抬头为“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的“产品质量证明书”。

  记者注意到,这份证明书打印出来后便自带了一个红色章,章上写着“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产品质量专用章”。之后女子如法炮制,根据记者提供的数据制作了一份彩色的“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钢铁质量证明书”,也盖了红色章,写着“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产品质量检验专用章(09)”字样。

  至于记者提供的宝钢的“汽车高强板”证明书的要求,女子表示“弄不了”。店内老板告诉记者,宝钢、武钢的都可以弄,“要看是什么东西。”打印完成后,记者扫码支付了9元。

  接着,红星新闻记者来到量力钢材城A区一家洗车店旁,见到了钟林指认的那家复印店。店招和门口的灯招都写着“乐意复印”的字样。记者注意到,店由一男一女经营,男子正在和顾客沟通制作。

  红星新闻记者将编好的信息拿给店内女性工作人员看了一下,她没有多问就在电脑内检索并打开了一个模板,接着开始用软件修改模板上的内容,宽度、日期按记者的要求进行修改”,再添加重量为6吨,调整了字体、大小以及位置;之后,如法炮制,又制作了“酒钢”和“宝钢”的证明书。直到3分证明书打印出来,大约只用了3分钟。接着,合格证很快也被制作出来。

  记者注意到,其制作的第一份“产品质量证明书”上写着“攀枝花新钢钒股份有限公司”,盖了章;另一份则是“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钢铁产品质量证明书”,也盖了章;第三份“产品质量证明书”的抬头是“宝钢股份黄石涂镀板有限公司”,没有盖章,却有一个检验人的拼音签字。

  期间,女子小声问记者“要不要合作价”。她表示,证明书3元一张,加上3份合格证一共支付14元即可。记者随后按照其指引,扫了店内墙上的二维码进行了支付。

  16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宝钢股份黄石涂镀板有限公司的产品售后服务中心一位尹姓工作人员。他看到记者发去的“证明书”和“合格证”的照片后,向记者表示:“证明书是假的,上面的信息与我司系统信息不符。”

  他接着说:“上面的钢卷号不是我们公司的产品。”售后服务的另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的产品已没有使用合格证,只有产品质量证明书,“公司可以打印,购买公司钢材的客户通过合同授权也可以打印——仅限其采购产品的质保书(即证明书)。”她强调,没有授权过任何打印店、文具店打印证明书。

  “肯定没有给任何一个打印店授权打印质量证明书,我们不会给他们授权。”辗转联系上酒钢集团在成都的销售公司负责人后,他告诉记者道。他看了记者提供的打印店制作的“证明书”后,与公司系统内的证明书做了对比:“抬头就错了,我们的抬头是甘肃酒钢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一份的名称多了两个字,我们的是钢铁质量证明书。”至于“合格证”,他告诉记者,自己在公司工作了十年,“从来没有过这个东西。”

  在攀钢金贸大厦内,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攀钢集团钒钛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他的前身正是“乐意复印”店制作的证明书上的“攀枝花新钢钒股份有限公司”。

  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应该不会给这两个店授权打印产品质量证明书。更重要的是,目前该公司已没有钢铁产品。在负责攀钢集团钢铁贸易的攀钢集团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内,工作人员查看了两家店制作的“证明书”后直说“太真了”,不过与系统中比较后发现细节有问题,“签字的质量部门负责人已经换人了,盖章也不对。”他们也表示,公司的钢产品现在已经不再用“合格证”。

  在“乐意复印”店内,男店主直言没有办理营业执照。对于一个多小时前红星新闻记者在店内要求其妻子打印的“证明书”与“合格证”,他始终辩称是“客户拿过来复印的”。

  民警查看店内电脑时,出现了多家公司“质量证明书”的盖章模板。之后警方到达“金丰文具”店,店内业务仍忙,文具货架上仍摆放着一份“产品质量证明书”。

  警方拿出记者下午在该店打印出的“证明书”和“合格证”,店主辨认后称“反正我没有做过”。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下午曾在店里复印机旁查看“证明书”的男子又出现,并一度以买烟的理由试图进入店内。

  警方将两店人员控制,当晚和店内电脑等物一起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16日晚间,红星新闻记者从警方了解到,两家店共有4名人员因涉嫌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被刑事拘留,将对案件做进一步调查。

  红星新闻记者也再度联系金牛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提出“有哪些钢材依靠这样的假证明流入市场”,工作人员回应称,将关注警方调查,并根据情况做出下一步的处理。

  伪造合格证、产品质量说明书属于伪造企业、公文、证件、证明文件的行为,应当处拘留,并处罚款。他表示,如果合格证上或产品说明书是应当由国家机关来做出的,那么可能构成伪造国家机关的公文罪;如果上面有印章的,还可能构成伪造国家机关或者企业印章罪。

  这两家店帮助伪造质量证明书、合格证,至少是违法的,情节轻的话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理》。不过他表示,因为伪造的企业的证明材料、合格证中涉及到伪造企业公章,“构成了犯罪,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第二款: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