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合成钻石 > 女子地里捡到钻石卖出去27万反被告上法庭还要赔

女子地里捡到钻石卖出去27万反被告上法庭还要赔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5月27日

  人家捡到宝贝是发了财,而她捡到宝石不仅被扣上了一个“被告”的帽子,还赔了几千元的诉讼费,这让农村妇女魏元红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所有的委屈与痛苦只能咬紧牙关往下咽,这一憋还憋出了一场大病。这位农村妇女捡到宝石反被告,倒贴又大病一场的故事,我们还得从头说起:

  魏元红,山东郯城县沙墩乡小塘村人,一家老小靠着一亩三分地过着紧巴巴的日子,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活也只能填饱肚子,奈何自己没有本事也只能凑合过下去了。为了能够多挣点儿米钱,她寻思着去娘家荒田中种点儿棉花,等有了收成指不定添加点儿收入,就算收入微薄,一家人过冬的棉被也有了,这么想着便跑去娘家跟兄弟商量了一番,征得同意后于1994年4月28日上午便开始下地干了起来。

  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总之魏元红在挖地之时发现了泥土里的一块茶色的小石头,魏元红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一块石头,于是便将她随手捡起揣进了裤兜里。然而她却不知道,就是这一块让她感到神奇的小石头将她卷入了一场让自己悔不当初的官司之中。魏元红眼看着太阳落山了,于是便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去了。

  晚饭过后,她把放在兜里的小石头拿出来给自己的丈夫陈怀明看,接过小石头的丈夫别提有多高兴,他解释道:俺记得俺十几岁的时候,家里老人常说临沐县常林村农家女魏振芳曾经就捡到一块神奇的石头,经专家鉴定是块宝石,那人把宝石献给了国家,不仅得到了领导的重视政府还颁给她百万奖金嘞!咱们不如也把这块小石头拿去鉴定,万一也是块神奇的石头,咱们不就发财了吗?

  魏元红听毕高兴极了,以至于一夜未睡,就等着天亮拿去鉴定了。两人盼着盼着,终于熬到了天明,于是陈怀明拿起石头就跑去找人鉴定,而鉴定结果使他们大为震惊——这是一颗稀有的天然钻石。这一大家子别提有多高兴,这钻石可比黄金珍贵多了,因为它会成倍增值,这么一个宝贝放到市场上能拿到好大一笔的钱呢。

  这一家子怕别人知道他们家捡了这么个宝贝会心怀不轨,于是赶紧联系在酒厂工作的弟弟陈怀彬,弟弟在外闯荡多年,见多识广肯定比自己有经验,在村里当文书的叔叔陈志俊也来一起谋划此事。经过商讨之后,众人觉得把宝石卖给701矿临沂金钢石工具厂是最稳妥的。

  在当地701矿临沂金钢石工具厂,专门从事金钢石加工,而且是一家国企,相比于另一个买主大亚公司靠谱得多,因为大亚公司在鉴别钻石之时,给出的重量比实际重量少了5克拉,卖给他们要吃亏。所以经过反复权衡,他们最终决定以27万的价钱卖给了701矿临沂金钢石工具厂,双方于5月23日上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成了交易。

  在那个年代,27万元对一个贫苦农家意味着什么,那是一场翻身仗,是一个改变命运致富的机会。魏元红拿到这笔钱后心中美滋滋地,她和丈夫谋划着将老房子拆掉,在村里建一栋二层小楼来居住。作为国企的701矿金钢石工具厂,以27万元买到34.69克拉的天然巨钻,也是值得划算的投资,双方皆大欢喜,心情舒畅。

  正当魏元红与丈夫沉浸在一夜暴富的甜美中时,法院的一张传票便送到了陈家。陈家手里的27万元还没捂热,就被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告状者不是别人,正是没有买到金钢石的大亚公司,大亚公司以违反契约的理由将夫妻二人告上法庭,同时作为参与方的701矿也以第3人的身份参与了诉讼。

  5月24日,传票刚刚到陈家不久,当地立刻冻结了陈怀民的银行卡,并且将701矿金钢石工具厂厂长赵玉田拘押,那颗巨大的金钢石也被法院作为物证收缴。从捡到宝石到买了27万,再到被告上法庭,前后不到3天时间,魏元红一家从人人羡慕的富豪,成为了站在法庭上的被告。在自己家地里捡到的宝石,这到底犯了啥罪?魏元红想不通,在这个小县城里,人们捡钻石、卖钻石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从未有人被告上法庭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在法庭上,原告大亚公司起诉魏元红一家,在已经收了他们1万元定金的情况下,竟然违反协定将钻石卖给了701矿,这种做法已经违反了合同法,于是要求魏元红一家继续履行合同规定将钻石卖给他们,并且赔偿损失,支付诉讼费用。在法庭上,魏元红与丈夫反驳道,这1万元他们夫妻二人并未接手,而且从未与大亚公司签订合同,大亚公司的做法完全是出于买不到钻石的报复。

  法庭于是又将参与买卖钻石的陈怀明的叔叔陈志俊出庭作证,陈怀俊承认自己拿了大亚公司的1万元,他没有将情况告诉魏元红夫妇,但这1万元是当初大亚公司为夺得钻石而交的好处费,当时大亚公司的人说了即使买卖不成,这1万元也不用退回,权当是给陈怀俊的好处费,当时陈志俊并不想要这笔钱,但大亚公司非要他收下。

  谁知后来魏元红夫妇执意将钻石卖给了701矿,而陈怀俊又没有及时将这1万元退回,所以才导致大亚公司告上法庭。卖钻石的人是陈怀民、魏元红夫妇,陈志俊没有最终决定权,所以陈志俊收了钱与陈怀民与魏元红夫妇无关,魏元红夫妇没有责任。

  作为买主的701矿更觉得冤枉,买卖公平,有买有卖,701矿完全是按照合法程序买下的钻石,为何最终钻石要被收缴、厂长要被羁押?这些都是不合理的做法,701矿花钱买下钻石,钻石应该归701矿所有,魏元红夫妇与大亚公司之间的纠纷,与701矿没有关系。

  就在三方争执不下之际,当地管理部门也主动加入了庭审,当地管理部门认为钻石是在当地发现的,属于天然矿物资源,应该收归国有,任何人都不得私自占有和买卖。在法庭上,当地管理部门依据《矿产资源法》中的规定,任何人不得侵占和破坏矿产资源的理由,要求将钻石判给管理部门。由此,一颗钻石四方争夺的局面形成。

  经过几日的庭审,法院认为当地管理部门依据《矿产资源法》要求将钻石上交的做法并不成立,钻石属于天然结晶,并不在矿产资源归属范围之内。当地管理部门主动撤诉,并且承担了3280元的诉讼费用。6月27日,就在当地管理部门(县政府)主动退出诉讼之后,当地法院对这起前所未有的钻石争夺案作出判决:

  一、原告与被告、第三方之间达成的买卖协议和买卖关系无效,予以撤销;二、陈志俊返还大亚公司1万元定金,魏元红家返还27万元给701矿;三、金钢石收归国家所有,由当地管理部门负责代收代管;四、所有人的损失自己负责。诉讼费用6560元,大亚公司和701矿承担2187元,魏元红家承担2186元,诉讼保全费3740元,由魏元红家承担1870元,701矿承担1870元,也就是说魏家卖得的27万元退回,钻石上交当地,还要倒贴4057元打官司的费用。

  判决下后之后,魏元红看着这一纸判决,气得放声大哭。别人捡到宝石发财致富,至少也和魏振芳一样留名后世,得到拖拉机等物质奖励。而自己呢?一分钱没得还要赔去4000多元,家里本来就穷困,哪有那么多钱去赔?魏元红大哭一场,病倒卧床不起。哥哥嫂子见状,再次提出上诉,魏元红一家于是在7月11日再次提出上诉。作为买方的701矿也表示不服,双方约定一起上诉。

  同年11月25日,当地法院进行二审判决。在二审判决中,当地考虑了魏元红家发现宝石的功劳,也考虑了魏家生活的艰难,于是采纳了对捡到宝石的人进行重奖的建议。最后在维持原判不变的基础上,将钻石拍卖后给予魏元红一家进行奖励,据说后来奖励了3万元人民币并且颁发了上交钻石荣誉证书。

  同样是捡到宝石,魏振芳捡到常林钻石获得嘉奖,流芳百世,魏元红却气得大哭并卧床不起,真是两种不同的结局。

  此事当时在当地引起了很大关注,也引发了人们的思考。诸如钻石、狗头金、乌木这种天然之物,既不属于矿产、也不属于文物,这类东西被人捡到之后如何处理?拾宝者有没有权利占有宝物?这些都是人们关心并一直热议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您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