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合成钻石 > 500余万元的7颗钻石被调包了

500余万元的7颗钻石被调包了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7月08日

  他从农村走来,一路奋发图强;他从名校中来,多年进取不忘;他家庭幸福美满,却暗藏贪婪本质;他在其职谋其财,最终落入法网。2月5日,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贾询(化名)以涉嫌职务侵占罪批准逮捕。5月28日,青浦区检察院对贾询提起公诉。

  贾询出生在河南省商丘市的一个乡村,很小就懂得知识能改变命运。为此,他努力读书,考取了北京的一所大专院校,而后又考上江苏省著名985高校的本科,攻读人力资源专业。毕业后的他又用一年时间自学英语,达到了能与外籍人士自如对线年,他应聘进入某知名珠宝品牌公司担任珠宝顾问,后又跳槽进入一家欧洲邮轮公司,开始了在跨国邮轮上介绍、销售珠宝的工作。事业顺利的同时,他的爱情之花也盛开了,他与女友结婚并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女儿的到来在带来欣喜的同时,也给他增添了不少压力。在游轮上工作使他与妻女聚少离多,2019年,他跳槽进入另一家著名珠宝品牌公司任珠宝顾问一职,同时也成为该公司对外展出小组的成员,偶尔需出差去外地参加展览,进行珠宝展示。

  那时,女儿即将上学,妻子刚参加工作,年迈的父亲与他们一起生活,房租与吃穿用度等生活花销几乎全系他一身。此外,邮轮上的工作经历让他见到了富豪们的奢侈生活,知道了什么叫作纸醉金迷,他不免想要与这种生活进行对标,而他的工资无法满足他这样的需求和欲望,于是他开始办理各大银行的信用卡。

  一开始只是几张卡,后来金额逐渐累加变多,其工资无力偿还,他就破罐破摔,索性又办了几张,“以卡还卡”,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最后他一共办理了28张银行卡,过上了资不抵债的生活。

  众多的信用卡令他焦头烂额,每个月都处在“拆东墙补西墙”的焦虑之中,每每在工作时接触到那些璀璨夺目的钻石珠宝,他总会出神,以自己多年来最专业的知识暗暗评价着它的透明度、切割方式、有无瑕疵等,又暗暗估算它的价值,还在内心幻想“这如果是自己的该多好”。

  一次,他与同事闲聊,讨论起皓石与天然钻石特别相似时,一名同事无意提到:“有一种叫莫桑钻(又叫莫桑石、碳硅石,化学名称叫合成碳化硅,其外表和金刚石相似,常作为钻石的替代品,也是物理特性最接近天然钻石的一种宝石)的人工钻石,和天然钻石极为相似,要是用一颗相同克拉数的莫桑钻把天然钻石调包,连我也不一定能发现得了。”

  这名同事资历比较老,平时深得大家敬佩,此时他说这番话,大家也只当是增长了知识,感慨了一番后很快转换了话题,只有贾询觉得这是一条“致富之路”。之后,他开始自学莫桑钻的相关知识,找遍了网络和相关书籍,将两者之间的差异和共同点了解透彻。接下来,他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贾询的计划是这样的:他先在店里观察好准备调包的目标钻石,记录下它的相关信息和克拉数,然后通过网店定制一枚一模一样的莫桑钻“替代品”,最后将钻石与莫桑钻两者调换。

  然而,在实施计划的过程中贾询也遇到了一些“困难”。一开始是售卖莫桑钻的网店不够专业,贾询定制一颗5.3克拉的莫桑钻,店家却发了一枚直径5.3毫米的,贾询遂寄回换货。后来克拉数虽然对了,但莫桑钻没有腰码,贾询要求店家刻上腰码,店家表示:可以刻腰码,但不能刻GIA开头的(GIA分级标准是现代钻石分级评价最有影响力的分级标准,根据GIA标准,每颗钻石腰部的镭射编号肯定和证书上是一致的,钻石的证书编号就像是人类的身份证一样,一个编号只对应一款钻石)。

  于是贾询表示,可以刻CIA开头的。贾询向店家提供了一串以CIA开头的编码,定制了一颗1.5克拉的圆形白色莫桑钻,那串编码正是他计划调包的真钻的编码。收到莫桑钻后,他用公司配发的显微镜看了一下,有一些微小的瑕疵,但用肉眼几乎无法分辨,足以以假乱真。于是他利用数日后一次外出展览的准备时间,独自一人来到钻石储藏室,将两者进行调包。

  贾询当晚回到家时,一直揣在衣服口袋里的手都攥出了汗,手心里是一颗1.5克拉的钻石。他瞒着家人偷偷把钻石藏进了自己的一只手套里,又把手套塞进一条旧裤子里,再把裤子放到衣帽间不起眼的角落。2020年4月,他在网上找了一家二手奢侈品回收公司,将这颗价值11万余元的钻石以9.38万余元的价格倒卖了出去。

  很快,钱就到账了,他还了一部分信用卡欠款,虽然没有还完全部债务,但他觉得压力小了许多。到了月底,他故技重施,在上次那家店下单购买了一颗6克拉、一颗5克拉、一颗3克拉、一颗5.3克拉以及两颗2.2克拉的莫桑钻,并要求刻上腰码,后以同样的手法将钻石与刻着CIA腰码的冒牌货调包,前后几个月间,贾询就调包了7颗钻石,它们的市场价格高达500余万元。

  贾询在调包几颗较大克拉的钻石时也想到了这么大的钻石恐怕会遇到难以出手的问题,可他抵挡不住这些闪闪发光的美丽钻石的诱惑,他仍将这些明知难以出手的昂贵钻石藏在家里衣帽间的角落里,悄悄建立起属于他的“藏宝阁”。

  7颗钻石到手,贾询向公司提出离职,公司虽然感到疑惑,但依然同意了他的申请。贾询没有将辞职的事告诉家人,他的妻子和父亲都未发现,贾询守着这6颗钻石,盘算着什么时候再卖一颗。

  2020年11月,他离职的珠宝公司的经理岗位进行调整,新来的经理按照惯例进行珠宝盘点和交接,发现数颗钻石的GIA证书不见了,随即又发现相应的钻石被人调了包,调包所用的高仿钻石从外观、规格、编码等信息上看与真品极为接近,即使是专业人员也需要借助仪器进行鉴定,公司立即报警。

  警方经过盘查,将目标锁定在已离职的贾询身上。经对贾询网购记录的查询,发现他曾多次在网店定制购买高仿钻石,经与广东、广西两地核实贾询购买、加工的高仿钻石的相关信息,确认他购买加工的7颗高仿钻石规格与珠宝公司被盗钻石完全相同。2020年12月30日,贾询在上海市松江区一小区住宅内被抓获。

  到案后,贾询起初对盗窃公司钻石的行为百般抵赖。后在铁证面前,他最终交代了犯罪事实,剩下的6颗钻石也在他的衣帽间内被找到,警方还在他家中找到了所有钻石的GIA检验证书。贾询说,他拿走这些证书是为了让后续倒卖时增加钻石的可信度。

  经检察机关审查认定,犯罪嫌疑人贾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职务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经专业机构估值,认定7颗钻石总价值560余万元,属于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应追究刑事责任。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