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合成钻石 > 培育钻石成为珠宝业新宠 上游企业火热 下游消费

培育钻石成为珠宝业新宠 上游企业火热 下游消费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8月15日

  人们或许不熟悉戴比尔斯公司(De Beers),但肯定听过他们那句著名的“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广告语。在戴比尔斯这个全球最大的钻石生产商的炒作下,这个化学成分为碳的晶体,被定义为爱情的见证。因此也价格一路飙升,变成了堪比黄金的“稀有金属”,开启了自己的“奢侈”人生。

  但现在,创立于1888年的戴比尔斯可能会迎来职业生涯最强劲的对手——培育钻石,这种诞生于实验室,用高温高压法(HTHP)和化学气相沉积法(CVD)在工厂中生产出来的钻石,不同于以往的“仿钻”——锆石、莫桑石,它跟天然钻石有着同样的化学成分和物理性质以及光学特性,也就是说除了生产方法不同,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别无二致。

  培育钻石在资本的助推下成为珠宝界新的宠儿,不过传统珠宝商也不甘将市场拱手让出,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向市场传递这样一种信息,只有天然钻石才能代表爱情。这导致培育钻石市场的上游厂商大热,但在下游的消费端却稍显平静。

  培育钻石的英文名是laboratory-grown diamond,直译成中文便是“实验室生长出来的钻石”,培育钻石是人工模拟天然钻石结晶条件和生长环境而合成出来的,与天然钻石拥有完全一样的物理、化学以及光学性质。生产时间或许是两种钻石最大的不同,天然钻石的形成周期长达亿年,而培育钻石的生产时间只需数周。

  最早的培育钻石可以追溯到1953年,随着科技的进步,宝石级、消费级的培育钻石在近些年开始大批量出现。中信证券的一份研报显示,全球天然钻石产量约为1.2亿-1.6亿克拉,2020年培育钻石仅仅在600万-700万克拉,其中中国厂商主约占总产能的50%,印度的产能约在150万克拉,占全球总产能20%左右,其余产能分布在新加坡、美国、欧洲、俄罗斯等地,因此中国在产业链上游具备较强话语权。

  对于全球市场来说,中国是培育钻石最大的玩家,而在国内,占绝对话语权的则是河南。

  市场层面,过去数十年来,河南省郑州市、许昌市、南阳市、商丘市等地形成了一个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人造金刚石产业集群,涌现出黄河旋风(600172)、中南钻石、*ST金刚(30064)以及5月份刚刚过会的力量钻石等一批知名的金刚石生产企业。当地产业链完整、配套齐全,具有明显的地域优势。

  在政策层面,河南也在当地的十四五规划中,把金刚石作为制造业的名片,由省级部门出面协调,集中优势资源,牵头将产业做大做强,形成很强的产业吸聚效应,目前,河南的工业金刚石,培育钻石供应量占全国90%。

  根据力量钻石的招股书,我国人造金刚石产业的快速发展与合成压机大型化、硬质合金顶锤优质化、粉末触媒和间接加热工艺的工业化等关键技术进步密不可分。据了解,工业级金刚石产品和培育钻石的合成原理和方法有所差异,但生产工艺流程基本相同,换句话说,培育钻石的出现,是人造金刚石技术演进在应用领域的进一步扩展。

  此前,黄河旋风、*ST金刚、中南钻石的金刚石产品以工业级为主,主要用于制作锯、切、磨、钻等各类超硬材料制品和工具,其终端应用领域广泛覆盖建材石材、勘探采掘、机械加工、清洁能源、消费电子、半导体等行业。而培育钻石作为钻石消费的新兴选择,在品质、成本、环保和科技等方面优势明显,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内外钻石生产商关注并进行生产布局,希望在珠宝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譬如力量钻石,其在计划在A股市场募集5.9亿元,其中5.2亿将被用于宝晶新材料工业金刚石及合成钻石智能化工厂建设项目,还有4500多万元将用于研发中心扩建,扩建后的研发中心除了继续深耕工业级金刚石产品外,还将加强培育钻石领域的技术演进,力量钻石为此将专门建设培育钻石、CVD钻石片等专业实验以研究培育钻石合成技术研究发、CVD钻石片生产制造及功能应用研究。2020年力量钻石生产的培育钻石产量达13.64万克拉,产销率达到106.04%,也就是说力量钻石的培育钻石产品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除了力量钻石,黄河旋风的培育钻石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在今年6月举行的河南辖区上市公司2021年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活动周上,黄河旋风(600172)公司财务总监郭会表示:目前培育钻石供不应求。

  虽然上游厂商的产品供不应求,但在消费市场,尤其是中国的消费市场,培育钻石的接受程度仍然不高。根据上海钻石交易所披露的数据,2018年我国成品钻石交易总额为43.3亿美元,而培育钻石交易额仅为37亿元。

  有分析称这与传统珠宝商的“抵制”有关。当培育钻石在美国市场出现时,戴比尔斯曾坚称绝不会销售培育钻石,甚至发明了能够辨别出培育钻石的仪器,提供给下游商家。当戴比尔斯发现培育钻石势不可挡时,其立刻从抵制转为进军,推出培育钻石品牌Lightbox,并且以超低的定价——800美元/克拉——折算成人民币仅为5000多元/克拉,引得行业侧目,目前国内市面上的培育钻石零售价大约是3万元/克拉。

  不过Lightbox只做饰品,不做婚戒,有分析称戴比尔斯此举是有意将培育钻石往低端的行业定位方向引导,毕竟在钻石饰品领域,婚戒是最重要需求源。

  目前,Lightbox还未进入中国市场,不过由好莱坞影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等演艺界及商界大佬投资的Diamond Foundry公司,其旗下的芮爱(VRAI)品牌已在2020年进驻上海,目前有两家门店。而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芮爱的西安门店目前也在装修中,有消息称该店将于8月1日起试营业,并于七夕节当天正式营业。

  国内珠宝品牌方面,诞生于2020年的小白光(LightMark)算是国内培育钻石珠宝商的先驱者,目前小白光在天猫、京东开有旗舰店,在上海开有三家线下门店。而传统厂商中周大生、莱绅通灵等纷纷表示目前暂无进入培育钻石市场的计划,周大生表示从发展的眼光去看,培育钻石毕竟是工业产物,随着技术提升,价格会往下走,而消费者购买珠宝是希望保值增值,目前公司还是只做天然钻石,暂无培育钻石方面的计划。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小白光以“克拉自由”作为品牌的slogan,不难看出品牌传递价格优势的意图,在小白光的官方网店,D-E色、VS净度的0.5克拉钻戒(产品款号ZJRW000897)售价为11199元,而周大生同样颜色与净度的51分(0.5克拉多1分)的钻戒价格(产品款号A0A01887B)在20574元,两者戒托都为18K金,排除品牌溢价和工时费等因素,不难看出培育钻石的价格优势。

  占据价格优势的培育钻石,在消费端目前还未掀起太大波澜,有分析称,国内珠宝商之所以处于观望状态,主要是消费者态度暧昧。

  在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对适婚青年的随机采访中,女性群体认为婚戒还是首选天然钻石,一位女性表示,钻石之所以代表爱情就是因为价格贵,钻石越大价格越贵越能表示男方的心意,而培育钻石的价格方面不具优势,“钻石跟所有奢侈品一样,价格越高才越有买的需要。”

  男性群体方面,认为只要女方接受,培育钻石当然是更好的选择,“毕竟除了生产方式之外,培育钻石与天然钻石没有任何区别,花少钱办大事,何乐不为。”

  但除了上述两种观点外,不少女性群体还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体现出新时代女性独特的消费观,不少女性认为钻石保值性差,花同样的钱,或许黄金才是更好的选择,他们认为黄金从始至终都是硬通货,既不廉价,在保值方面还更具优势。

  而中信证券的研报分析认为,培育钻石的市场将会随着“悦己经济”的发展而壮大,研报提到根据贝恩咨询调查显示,“为自己而消费”在中美两国钻石消费原因中排名第一,尤其在中国的消费意愿中占比高达46%,悦己需求在钻石消费中比婚姻需求明显更加强烈。这意味着未来钻石的主要消费场景或将跳出传统的婚庆场景,引爆新的悦己型钻石消费潮流。而培育钻石价格的价格优势将成为“悦己经济”的催化剂。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