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合成钻石 > 从咖啡说起:培育钻石能否成为一种投资商品

从咖啡说起:培育钻石能否成为一种投资商品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10月11日

  葛亚诺夫(Sergey Goryainov)最近的一篇分析文章很有意思。他从咖啡市场谈起,讲到了钻石投资和培育钻石的问题,给了我一些启示。本文对他的观点进行延展思考,或许能带给业内小伙伴一些有趣的价值。

  应该说无论业内人士还是消费者眼中,“钻石投资”这个事儿一直以来都是比较有争议的,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钻石的估值能否标准化。之前我们写过一家叫Diamond Standard的公司,就把小钻石拼成了一枚枚“钻石币”发行,采用区块链的方式进行记录和交易,初步取得了比较好的效应。这个事儿可以参考文末的链接来了解。

  几十年来,咖啡一直是成熟的交易商品(exchange commodity)。咖啡豆生长在四大洲,但只有五个国家控制着其世界产量的 75%(这个局面和天然钻石的上游其实有点儿像)。

  咖啡行业大宗交易的基本资产是两个品种的生咖啡豆——阿拉比卡(Arabica)和罗布斯塔(Robusta)。阿拉比卡期货在NYSE(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罗布斯塔在 ICE(洲际交易所)的欧洲分部交易。交易合同是可交付的,在咖啡豆制造商、批发客户、进口商、出口商、投资基金和私人投资者之间进行交易。一些地区交易所也参与咖啡交易,现货市场也很重要,但市场的核心及价格机制还是上述两家交易所敲定。

  除了那两种咖啡豆之外,当然会有其他的品种存在,但市场参与者认为这些差异微不足道。换句话说,咖啡是标准化的资产,所有与生产国不同气候、土壤成分、使用的农业技术等相关的质量波动,都被认为是标准的容差。ICO(国际咖啡组织)在安排此类协议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不属于标准化阿拉比卡和罗布斯塔的精英咖啡品种不在交易所交易,并且那些小品种的市场相对较小。

  由此来看钻石行业。在天然钻石领域,由于“每一颗钻石都是与众不同的”,所以除了上述的Diamond Standard之外(这个其实有争议),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在这方面获得成功。这当然不能否定某些大颗粒、高品质的稀有钻石的投资价值(参考以往的各种拍卖会盛况),但放眼全局来看,天然钻石不能(作为整体)成为大宗交易的标准化商品。

  此时业内有一些人开始考虑培育钻石的可能性,他们认为培育钻石的一大特征就是“可定制”,即按照需要做出同样(或极其近似)的颜色、净度、重量、切工的成品钻。这样一来,培育钻石是否有可能成为一种可以大批量交易的“标准化产品”?

  而HPHT和CVD,就像咖啡里的阿拉比卡和罗布斯塔一样,成为交易的唯二技术标准。即使有一些技术和产品上的差异,投资者也会像看待咖啡那样,觉得可以忽略不计呢?

  如果建立了这样的标准,那么宝石级培育钻石市场将得到巨大的发展。因为届时根本无需专家或什么机构的评估,流通量也会迅速放大,甚至能借此解决整个行业的融资问题。银行对此也将持欢迎的态度,因为估价更容易、交易更便捷。

  但是葛亚诺夫认为,现在培育钻石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市场太小了,因此并不具备成为大宗商品交易的基础。这就像橙汁能成为期货交易,而石榴汁不行的道理一样。

  葛亚诺夫认为,当每年有3000万-4000万克拉的培育钻进入市场时,才会有可能实现上述的想法。

  葛亚诺夫(Sergey Goryainov)最近的一篇分析文章很有意思。他从咖啡市场谈起,讲到了钻石投资和培育钻石的问题,给了我一些启示。本文对他的观点进行延展思考,或许能带给业内小伙伴一些有趣的价值。

  应该说无论业内人士还是消费者眼中,“钻石投资”这个事儿一直以来都是比较有争议的,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钻石的估值能否标准化。之前我们写过一家叫Diamond Standard的公司,就把小钻石拼成了一枚枚“钻石币”发行,采用区块链的方式进行记录和交易,初步取得了比较好的效应。这个事儿可以参考文末的链接来了解。

  几十年来,咖啡一直是成熟的交易商品(exchange commodity)。咖啡豆生长在四大洲,但只有五个国家控制着其世界产量的 75%(这个局面和天然钻石的上游其实有点儿像)。

  咖啡行业大宗交易的基本资产是两个品种的生咖啡豆——阿拉比卡(Arabica)和罗布斯塔(Robusta)。阿拉比卡期货在NYSE(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罗布斯塔在 ICE(洲际交易所)的欧洲分部交易。交易合同是可交付的,在咖啡豆制造商、批发客户、进口商、出口商、投资基金和私人投资者之间进行交易。一些地区交易所也参与咖啡交易,现货市场也很重要,但市场的核心及价格机制还是上述两家交易所敲定。

  除了那两种咖啡豆之外,当然会有其他的品种存在,但市场参与者认为这些差异微不足道。换句话说,咖啡是标准化的资产,所有与生产国不同气候、土壤成分、使用的农业技术等相关的质量波动,都被认为是标准的容差。ICO(国际咖啡组织)在安排此类协议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不属于标准化阿拉比卡和罗布斯塔的精英咖啡品种不在交易所交易,并且那些小品种的市场相对较小。

  由此来看钻石行业。在天然钻石领域,由于“每一颗钻石都是与众不同的”,所以除了上述的Diamond Standard之外(这个其实有争议),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在这方面获得成功。这当然不能否定某些大颗粒、高品质的稀有钻石的投资价值(参考以往的各种拍卖会盛况),但放眼全局来看,天然钻石不能(作为整体)成为大宗交易的标准化商品。

  此时业内有一些人开始考虑培育钻石的可能性,他们认为培育钻石的一大特征就是“可定制”,即按照需要做出同样(或极其近似)的颜色、净度、重量、切工的成品钻。这样一来,培育钻石是否有可能成为一种可以大批量交易的“标准化产品”?

  而HPHT和CVD,就像咖啡里的阿拉比卡和罗布斯塔一样,成为交易的唯二技术标准。即使有一些技术和产品上的差异,投资者也会像看待咖啡那样,觉得可以忽略不计呢?

  如果建立了这样的标准,那么宝石级培育钻石市场将得到巨大的发展。因为届时根本无需专家或什么机构的评估,流通量也会迅速放大,甚至能借此解决整个行业的融资问题。银行对此也将持欢迎的态度,因为估价更容易、交易更便捷。

  但是葛亚诺夫认为,现在培育钻石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市场太小了,因此并不具备成为大宗商品交易的基础。这就像橙汁能成为期货交易,而石榴汁不行的道理一样。

  葛亚诺夫认为,当每年有3000万-4000万克拉的培育钻进入市场时,才会有可能实现上述的想法。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