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工合成钻石 > 合成钻石:通途VS末路 国际钻石业正努力曝光其

合成钻石:通途VS末路 国际钻石业正努力曝光其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4月26日

  “合成钻石的发展势头不容小觑。现在,合成钻石市场正在逐渐壮大,确保未经披露的合成钻石不被掺杂于天然钻石中进行买卖交易变得越来越迫切。对合成钻石进行监管是对终端消费者的负责,也是在保护钻石行业进行健康有序交易。”印度天然钻石监督委员会发言人桑杰·科塔里如是说。

  “为了拯救持续不振的钻石业务,我们需要努力接近消费者,同时打消消费者疑虑。”科塔里解释说,“我们必须检测每一颗钻石,为天然钻石验明正身,同时,确保在天然钻石销售中没有混入合成钻石,并让消费者了解到,现在的钻石交易行为是道德的。”也正因为此,印度宝石与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在2003年成立了印度天然钻石监督委员会,旨在提高消费者信心,确保天然钻石和合成钻石可以适当地分开经营(主要是针对在孟买的钻石交易)。据了解,该委员会已在苏拉特成立了分支机构。

  据科塔里介绍,印度天然钻石监督委员会一成立,就开始在印度实施一系列确保消费者利益的措施。特别是把重心放在终端消费者身上,努力确保他们购买的钻石每一颗都是天然钻石。这一系列措施中包括禁止合成钻石在巴拉特钻石交易所进行公开交易,不允许在办公室进行私人交易,提高钻石交易中检测设备的数量和利用率等等。

  现在的孟买钻石行业受到各方检测机构的监督、检测,以确保流通于市面上钻石的天然性和合法性。据介绍,巴拉特钻石交易所的钻石检测资源中心和包括美国宝石学院(GIA)、国际宝石学院(IGI)、印度宝石学院(GII)和比利时高阶层钻石议会(HRD Antwerp)在内的国际权威检测机构都在不断完善、更新钻石检测技术,旨在对每一颗钻石都作出正确的判定。

  然而,科塔里却预测,未来以上这些机构的重要性也许会降低,因为检测仪器数量会大增,它们变得不再稀有,也并不只属于检测机构,每一家公司都可以拥有一台检测仪器。“检测仪器以后会是每一家钻石公司所必备的设备之一,就像计重秤一样。”他说,“而如何降低检测仪器的成本则是目前唯一的问题。”

  在去年12月份举办的钻石检测研讨会上,有很多印度天然钻石监督委员会成员们都提出需要加快研究如何降低检测仪器成本以便普及的问题。当时在大会上展示了各种有效的检测技术和可在检测领域进行进一步开发中的工具。科塔里承认,也许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让中小企业也可以负担得起钻石检测设备,但是他坚信“这一天终将到来”。

  据了解,科塔里一直在鼓励更多人购买及使用钻石检测仪器,他认为普及检测设备非常重要,因为钻石交易所禁止合成钻石的行为反而提高了合成钻石在行业内的知名度,引起了更多人对合成钻石这种人工合成产品的关注。全球几大钻石交易所的代表也纷纷表示,他们对合成钻石流向的监控变得更为严密,不少交易所和以色列和比利时的钻石实验室都已经购进了类似的检测仪器。

  巴拉特钻石交易所颁布限制合成钻石交易的禁令后,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WFDB)强调说,每个钻石交易所都可以制定自己的针对合成钻石的交易准则,并不存在强制的统一规定。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主席欧尼·布洛姆说:“我们每一个交易所成员对何种钻石可以在交易所进行流通交易拥有完全的决策权,只要不违背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规定的大方向,具体政策是可以自行决定的。”他补充道,联盟对把来源不明的合成钻石混入天然钻石中进行买卖的非法行为持“零容忍”态度,一经发现,该成员将立刻被联盟除名,同时,还将被起诉欺诈。

  安特卫普世界钻石中心(AWDC)主席、菲什勒钻石公司合伙人之一斯特凡娜·菲什勒也认为,掺杂合成钻石进行销售的行为就是行业内的犯罪行为,必须严厉打击。经销商一旦被发现存在这类欺骗行为,必须进行曝光,并公开谴责和批评。

  截至目前,比利时各种交易所都还没有发布任何涉及合成钻石交易的规定。但是,安特卫普钻石交易所的发言人表示,现在,由四大交易所组成的比利时钻石交易所联合会正在商讨制定一条关于合成钻石的政策。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会发布正式公告。

  而以色列钻石交易所(IDE)是第一个颁布合成钻石禁令的交易所,与印度不同的是,该国禁止合成钻石进入交易所大厅进行公开交易,但是它允许合成钻石生产商、经销商在自己的办公室进行买卖交易。据了解,以色列钻石交易所在去年更新了合成钻石的相关规定。

  以色列钻石交易所发言人雅各·阿尔莫指出,目前在以色列尚未出现任何关于出售或掺杂出售未经披露合成钻石的重大恶性案件。另据了解,在2012年5月,国际宝石学院在对安特卫普钻石实验室提交的天然钻石进行检测时发现其中有超过600颗合成钻石(化学气相沉积,CVD),这次事件引起了整个行业对合成钻石的关注,而安特卫普在此次事件发生后至今,未再出现这类事件。

  同样的,不久前,科塔里在一份公开报告中指出,截至目前,在印度尚未发现更多未经披露的CVD合成钻石。但他明确表示,未经披露的高温高压(HPHT)合成钻石的数量一直在增长,通过高温高压技术合成的钻石克重相对较小,更易混入天然钻石中进行流通。

  科塔里表示,CVD合成钻石一般克重较大,更容易进行检测。但他警告称,克重较小的合成钻石,不管是CVD合成钻石还是HPHT合成钻石,把它们混入一包一包的天然钻石,将会很难检测出来,检测过程也更为耗时耗力。“而镶嵌在珠宝首饰上的合成钻石,暂时无法精准地检测出来。”科塔里说。

  印度天然钻石监督委员会呼吁技术研究公司把研究重点放在如何检测珠宝成品中的合成钻石方面,希望他们可以研究出更多既不用破坏珠宝整体,还可以直接检测出其中是否镶嵌有合成钻石的检测仪器。据科塔里介绍,现在很多机器都处于研究调试阶段。

  通过收集的证据可知,未经披露的合成钻石并未呈上升趋势,但对于合成钻石市场的整体规模来说,因为存在各种不确定因素,所以未来走势很难准确预测。

  2014年,受印度天然钻石监督委员会委托,国际钻石代理和咨询公司博纳斯和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联合统计并发布了一份该年的合成钻石市场报告,并预计宝石级别的CVD合成钻石和HPHT合成钻石每年的全球产量约为35万克拉,该报告明确指出,在未来的三到五年间,合成钻石的产量将上涨至150万克拉。在今年1月,印度天然钻石监督委员会已经再次委托研究人员进行后续统计,针对过去两年的合成钻石市场再出一份后续报告,该报告将于下半年公布。

  很多人认为合成钻石在进行炒作,合成钻石的存在被过分夸大了。“因为不管怎么说,合成钻石年产量仅占天然钻石年产量的5%不到。”阿尔莫说。而荷兰银行(ABN AMRO BAnk)的分析师们则认为,钻石行业长久以来的“游戏规则”在一点点被打破,一场变革也许将要到来。在荷兰银行最新公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长远角度来看,合成钻石的消费者接受度会不断提升,这势必会对整个钻石行业带来影响。在谈到合成钻石优势的时候,荷兰银行表示,合成钻石较天然钻石成本更低,号称更为“道德”的合成钻石更具有市场吸引力,同时,合成钻石的出现可以弥补长期下降的天然钻石供给不足。

  “天然钻石行业需要采取举措保证管道的完整性和环保性,可持续经营至关重要。”荷兰银行在报告中指出。菲什勒还补充说,天然钻石行业不得不加大天然钻石的推广力度,强调采用天然钻石打造的婚戒具有独特性。

  布洛姆坚信,钻石交易所一定会克服各种挑战。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在今年的世界钻石大会上反复强调的中心主题是“透明,责任,可持续性”,这也是钻石行业必须解决的问题。另外,在会上,针对未经披露的合成钻石的问题,大会还专门进行了讨论。

  “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对正确披露的合成钻石并不会持反对意见。”布洛姆表示,“我们最关心的是合成钻石是否会对消费者信心造成打击。”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