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工合成钻石 > 人工宝石产业调查:人工宝石利润不及5%

人工宝石产业调查:人工宝石利润不及5%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6月29日

  广西的梧州市号称“世界人工宝石之都”,统计显示,梧州每年加工人工宝石130亿粒,约占全国总产量的80%,世界总产量的70%,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工宝石加工和集散地。

  梧州的人工宝石加工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最高峰时曾经拥有20万从业人员。然而记者最近在梧州采访时却发现,当地的人工宝石从业人员数量却出现了锐减的状况,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走在梧州的街头,记者发现各种宝石加工、宝石原料、宝石机械销售的店铺遍布大街小巷。在当地全国最大的人工宝石交易中心,每天有来自国内和美国、意大利、俄罗斯、印度等国家的1200多家商户在这里设点进行交易。经销商告诉记者,近两年宝石城的店铺一铺难求,但最近他们的生意却越来越难做了。

  珠宝饰品经销商称,订单是蛮多的,就是利润比较低。一年3、4百万(毛收入)。利润我们基本上是10%。起码一个月要出几千万(粒)的石头出来。因为市场上这种比较多了,竞争力比较多嘛,你不做他做,就那样。

  商家告诉记者,目前新型的数控全自动磨宝石机在梧州遍地开花,取代了传统的八角机手工打磨,现在一台机器一天可以磨15万粒,顶过去500人的产量。

  珠宝饰品经销商表示,跟往年比整个市场都是比较差,据我了解像我们朋友有些甚至都不做这个行业了。像我们这个生意也是勉强地撑着,因为你现在像我们开店的话,你不可能马上就转了,因为有这么多货源,以后的话再看一下明年吧。

  经销商告诉记者,市场里做宝石加工的有50%的人都转行不干了。唐先生以前是做建筑的,赚了钱后在宝石城租了一个摊位收购宝石。当时像他一样转行过来做宝石加工的人很多。两年间他眼看着市场上的宝石越来越多,现在一天一个价,直线下跌。

  宝石收购商唐凤清说,上个月能够卖个6分钱一粒,现在就剩3分多了。像去年到上半年5月份以前有20%的利润,现在可能是5%的利润还不够。销售不出去,现在整个宝石城基本上都是囤货,都是积压的,太多。不想干了。

  吴老板是宝石原材料的大客户。每个月他都要买进1吨左右的锆石,最近市场行情不好,他只能以销定产,这次他只要了一小箱几十公斤。可即便这样,他店铺里积压的宝石仍然堆满了两个大保险柜。

  宝石经销商吴伟杰介绍说,(打开保险柜)你看看这是我们的库存,都是满满的,这一小包是1.5毫米的,这一小包有20万粒。总体来说我们的库存,有一两千万粒,人民币价值大概是400万左右。(这段时间因为货走的比较慢。资金压力比较大一点。现在资金压了大约是在800万到1000万人民币。

  记者了解到,去年下半年数控全自动磨宝石机器刚出来的时候,有大批投资者转行加入梧州的人工宝石加工行业。一窝蜂的上,宝石产量迅速增长。据梧州宝石商会统计,目前梧州人工宝石的产量比去年增长了20%,但宝石加工从业人员从最高峰时的20万人锐减到现在的5万人。

  从手工时代转向机械化大生产,产业升级给梧州带来了更多的商业机会。但是产能过剩也成为阻碍这个产业发展的瓶颈。而由此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让梧州人工宝石产业面临更多挑战。

  梧州市区有一条著名的路叫“步埠路”。是当地人人皆知的“宝石街”。10年前,这条只有3百米长的街道上,就有100多家宝石加工和交易的店铺。在步埠路做了十几年生意的肠粉店老板至今难忘这条“宝石街”的兴盛。她告诉记者,10年前这条街上的餐饮店一家又一家的开,家家生意红火。每天餐饮摊前都会挤满上下班的宝石工。

  很多,很多的,很多人都是磨宝石的,两边也是,后面也是磨宝石的。很多人的,下班也要吃饭,吃粉的。餐饮店一家接一家。这里,好几家。关门了。现在都关门了,人家做手机了。

  宝石从业人员的离去让这条“宝石街”冷清了许多。因为生意不景气,大部分餐饮店都搬走了。在这条街道的两旁,记者没有发现一家宝石加工店铺。沿着街道旁边的小路往后面走,在居民区里记者终于听见了嘶嘶的磨砂轮的声音。一个破旧的民房里,一名女工正在打磨宝石。

  站在女工身后的货主告诉记者,他送来的这批石头有2万粒,是要在这里打成心形的毛坯,然后再送到加工厂去加工。

  货主介绍说,常规的机械化可以做,这是杂型,只能是人工做,一粒一粒做。就是那个价钱压低了,再低就不能做了。以前就是5分钱冲一个(心形的)沟,现在就是8厘了。你说怎么做。就是不赚钱了,很多人都走了。

  由于没有明确的行业规范标准,人工宝石加工没有门槛,工艺质量也要求不高,一对夫妻、三五个老乡就可以开个加工点。记者驱车前往距离梧州市30公里的老义村。这个耕地面积仅有113公顷、水田面积80多公顷的典型的山区小村庄,因为曾经拥有1000多名宝石加工人员,家家户户做宝石,年加工宝石7000多万粒,而成为远近闻名的“宝石村”。然而走进这个宝石加工村,记者却没有看到家家户户打磨宝石的场景。

  广西梧州旺甫镇老义村村委主任林敏记说,这个房子都是以前旧的加工宝石点,现在都没人了,不干了。

  林主任告诉记者,由于数控全自动打磨机的出现,更多的宝石加工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一直靠手工打磨宝石的村民生意少了,很多人就不干了。现在剩下来打磨宝石的都是一些手艺精湛的老工匠。

  林主任:他们一家人在磨宝石,像这样磨宝石的我们整个村不到40户了。农户加工点,现在我们村还剩40家。

  “宝石街”“宝石村”的萧条,并没有阻碍梧州人工宝石产业发展的脚步。近年来梧州人工宝石产业加快升级换代,更多人转向大规模机械化生产。一些追逐利益的投资者也纷纷入行,整个行业陷入更激烈的竞争。为争夺市场,企业之间、加工户之间竞相压价,甚至亏本接单。

  珠宝经销商介绍说,大家都在抢单做,都是在降价,比如说你高了,他就便宜过你,老是这样,大家都在竞争。竞相压价,往下压,都这样。客商呢,他也是那样,0310谁便宜他就给谁做。

  经销商:那么便宜啊?我都没发过那么便宜的货呢。6分钱,太便宜了,真的不敢给你做埃因为我们平时都是发5分钱1毫米的,你现在6分钱(一粒)就帮我做,我有点不敢相信。

  本以为报价越低,越能揽到生意,可商家并不买账。彼此间的信任度大打折扣。在梧州,记者调查发现,宝石的加工和交易大多不签合同,双方做生意不靠合同,靠的是交情和诚信。

  宝石加工户: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交了一批有5、6万货款的(货),交给一个公司,然后他们就走了,就没给我们付款。

  珠宝经销商介绍说,基本上这个做生意的话,大家都没有签。你如果提出太苛刻的条件的话,你不做人家也做,人家要给他欠债啊,他不找我合作埃

  随便给价,卷货跑人,让行业信誉受损,从业人员积极性受到打击。梧州宝石商会会长李桂生告诉记者,由于目前宝石加工行业没有国家标准,行业协会正在研究一系列措施规范市常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