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工合成钻石 > 河南人要革全球钻石巨头的命!但实验室培育出

河南人要革全球钻石巨头的命!但实验室培育出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7月20日

  原标题:河南人要革全球钻石巨头的命!但实验室培育出来的钻石,能代表爱情吗?

  上海静安大悦城的一家珠宝店里,各类钻石饰品闪耀夺目。仔细看价格,会发现这里的钻石价格只相当于其他钻石珠宝店的不到一半。

  “我们做的是培育钻石。”年轻的店员热情介绍道:“这和天然钻石是一样的。”

  培育钻石是目前钻石行业内最火的名字。人造钻石、合成钻石是它的曾用名,很多人误以为它是仿钻类的锆石,或是莫桑石。因此,业内摒弃了这些叫法,换上现在这个听起来与其使用的技术更接近的名字。

  从成分上看,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一样,与锆石和莫桑石有着本质区别;从客群和价格定位来看,它又填补了天然钻石和廉价仿钻之间的消费缺口,价格约为天然钻石的三分之一。这一品类正在成为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新宠。

  这无疑会切割天然钻石的蛋糕。过去数年来,钻石巨头戴比尔斯(De Beers)带头抵制,各大珠宝商或保持缄默或否认涉足,业内人士始终怀疑和抵触。除了利益,还有观念上的冲突——天然钻石的拥护者诘问:实验室造出来的钻石,如何代表爱情?

  培育钻石的支持者发出同样有力的反驳:凭什么只有天然钻石才能代表爱情?那么人造的钻石如何不能延续这一信仰?一场新老团体的利益之争夹杂着充满哲思的观念冲突,令这个行业的演化过程颇具看点。

  随着行业发展,越来越多知名品牌开始为培育钻石背书。2018年,人造水晶制造商施华洛世奇(Swarovski)推出白色培育钻石并收购培育钻石品牌Diama;戴比尔斯也在这一年调转船头,推出了自己的培育钻石品牌。2021年5月,珠宝商潘多拉(Pandora)宣布将不再出售天然开采的钻石,完全转向培育钻石。

  如果培育钻石能够通过技术颠覆这个行业,对于中国而言,这将是“弯道超车”的机会。在天然钻石的产业链中,由于缺乏矿源,中国长期依赖进口,却是第二大消费国;然而在培育钻石产业链中,中国目前贡献了全球一半的产量,其中又有一半来自河南。

  这个没有天然钻矿的中原地区,却因长期生产工业用的人造金刚石而拥有培育钻石的产业集群。除了已经上市的黄河旋风(600172.SH)、中南钻石(000519.SZ)、豫金刚石(300064.SZ)三家头部企业,位于商丘柘城县的力量钻石也已于2021年5月过会,将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河南的培育钻石产业正在吸引下游客户、投资人等前往“挖矿”,并有望为中国赢得行业话语权。

  培育钻石的英文名是Laboratory Grown Diamond,字面意思是“实验室生长出来的钻石”。

  培育钻石是人工模拟天然钻石结晶条件和生长环境而合成出来的,与天然钻石拥有完全一样的物理、化学以及光学性质。仿钻类的莫桑石的主要成分是碳硅石,锆石采用的是立方氧化锆,与钻石有着本质的不同。

  在生产时间方面,天然钻石的形成周期长达亿年,而培育钻石的生产时间只需数周,在颜色、粒度、净度等方面与天然钻石别无二致。

  世界上的第一颗人造金刚石可以追溯到1954年,产自通用电气的“超级压力项目”。1963年,中国的第一颗人造金刚石诞生。但是,早期的人造金刚石都用于工业领域,在色泽、净度等方面还不足以达到宝石的要求。

  人造金刚石衍生到可用作宝石的培育钻石,又花了数十年的时间。2012年至2015年期间,培育钻石已在部分国家时尚消费市场零星出现。2016年前后,中国采用高温高压法(HTHP)生产的无色小颗粒培育钻石开始尝试小批量生产和销售。

  随着合成技术不断成熟,目前,培育钻石的品质已经可以借鉴天然钻石的“4C”标准来鉴定和分级。4C代表的是克拉重量(carat)、色泽(color)、净度(clarity)和切工(cut)。

  上海钻石交易所综合部主管鲁彦真对《财经》记者表示,培育钻石已经成为商业利益集团眼中一个新的盈利工具。2016年,世界上第一个培育钻石生产商和销售商组织IGDA(International Grown Diamond Association)成立。2018年是关键的一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修改了钻石的定义,在原本的定义中删去“天然”一词,将天然钻石和培育钻石都统一归类为钻石。

  目前,生产培育钻石主要有两种方法:高温高压法(HTHP)和化学气相沉积法(CVD)。HTHP法的基本原理是模拟天然金刚石结晶条件和生长环境,以石墨粉、金属触媒粉为主要原料,通过液压装置保持恒定的超高温、高压条件,来合成金刚石晶体。其特点是生长速度快、成本低,但是纯净度稍差。这是目前中国主要采用的技术,贡献了全球一半的产量。

  CVD法的基本原理是含碳气体和氧气混合物在高温和低于标准大气压的压力下被激发分解,形成活性金刚石碳原子,并通过控制沉积生长条件,促使活性金刚石碳原子在基体上沉积交互生长成培育钻石。CVD法的培育周期较长、成本较高,且有副色,但纯净度高。目前这项技术主要在欧美、印度、新加坡等地应用,中国的起步较晚。

  根据国信证券研报,2020年,中国培育钻石厂商已经能批量稳定生产3克拉至6克拉钻石毛坯(对应1克拉至2克拉培育钻石饰品),在4C标准上已达到较好水平,在评级中,颜色可达最高级的D色(无色),净度最高可达VVS级。

  2020年,全球培育钻石毛坯的产量约有600万至700万克拉,其中一半是在中国通过HTHP法生产的,而河南的三家企业黄河旋风、中南钻石、豫金刚石的产量包揽了前三名。不过,其中的豫金刚石近年来陷入资金紧张和诉讼缠身的困局,又涉嫌重大财务造假,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存在被强制退市的风险。

  培育钻石的中游和下游,分别集中在印度和美国。印度钻石切磨加工集中在苏拉特等地,形成了高度集中的加工产业集群。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共用印度切磨产业链资源,在印度切磨加工后的成品钻石销往世界各地。根据贝恩咨询的报告,2015年至2020年,印度进口全球80%以上的毛坯钻石。

  培育钻石的消费市场以美国独大。根据贝恩咨询的数据,美国占全球培育钻石消费市场的80%,而中国只占了10%。

  从利润率的角度,整个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最有利可图。根据力量钻石招股书,培育钻石产业链的上游生产和下游零售的利润率在60%以上,中游加工的利润率不足10%。

  在整个钻石市场,培育钻石的产量目前只占了一个零头。根据中信证券的研报,2019年,全球宝石级钻石产量约有9100万克拉,培育钻石仅为700万克拉,渗透率仅为6%。不过,培育钻石的发展速度迅猛。国信证券预计,到2025年,培育钻石毛坯产量有望达到1800万克拉,对应的市场规模约为380亿元。

  根据银河证券的数据,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天然毛坯钻石产量出现断崖式下降,2008年至 2018年期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4%。由于新建或扩建项不能及时弥补产量,未来一段时间天然钻石产量将不断下降。钻石行业媒体diamonds报道,从2020年12月到2021年7月,戴比尔斯已经五次上调钻石原石价格。

  培育钻石对应天然钻石的价格正在逐年下降。根据贝恩咨询《2019年全球钻石行业报告》,2016年至2020年,培育钻石零售价格与天然钻石价格的比例从80%,逐步下降至35%,更低的生产成本和零售价格为培育钻石进一步拓展市场份额提供了支撑,也为中国企业创造了机会。

  过去数十年来,河南省郑州市、许昌市、南阳市、商丘市等地形成了一个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人造金刚石产业集群,涌现出中南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力量钻石、惠丰钻石、联合精密等一批知名的金刚石生产企业。当地产业链完整、配套齐全,具有明显的地域优势。

  这些企业之前的产品主要都用于工业领域,但随着近年来培育钻石的发展,这些人造金刚石厂商纷纷拓展业务线,加快技术研发和生产,希望在珠宝这个领域分一杯羹。

  根据力量钻石的招股书,培育钻石技术的发展,得益于合成压机、硬质合金顶锤、粉末触媒和间接加热工艺的技术升级。人造金刚石单晶和培育钻石的合成原理和方法有所差异,但生产工艺流程基本相同。可以说,培育钻石的出现,是人造金刚石合成技术提高、使得终端应用领域进一步拓展的结果。

  “自从潘多拉在5月宣布以后全部改用培育钻石,这段时间很多人来我们公司参观。”河南黄河旋风股份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说。黄河旋风于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在做培育钻石之前,该公司的核心产品有各类规格的金刚石、金属粉末、超硬刀具、金刚石线月底,《财经》记者走访了这家位于许昌长葛市的企业。在黄河旋风的一个车间里,近百台六面顶压机正在进行生产,车间里的温度接近40度,需要通过水循环来给机器降温。生产现场只有少数几名工人在操作和监控生产设备。

  这个车间占地2.5万平方米,是黄河旋风多个车间中的一个。这家工厂的员工一度多达上万人,随着“机器换人”,目前员工数量缩减至3000人。在培育钻石车间,一个工人能操作50台左右的设备。

  上述相关负责人称,2020年,黄河旋风的培育钻石量占全球培育钻石销售市场的20%左右。在河南,人造金刚石产业带来的企业竞合关系错综复杂。比如,黄河旋风既是力量钻石的供应商,也是力量钻石的客户,还是其竞争对手。

  即将登陆A股的力量钻石成立于2011年,最初五年内产品以工业级金刚石为主,2016年以后逐步转向培育钻石。根据其招股书,2018年至2020年,培育钻石在其整体销售中的占比从6.58%提升至15.72%。2020年,培育钻石的毛利率为66.88%,高于公司整体的44.39%。

  这些厂商都期盼融资以扩大产能。力量钻石上市募资的第一大用途是建立一个金刚石单晶和培育钻石生产基地,购置设备、扩充生产团队。其二,计划建立一个研发中心,以研究培育钻石合成技术、CVD钻石片生产和应用等等。

  。“中国企业偏保守,它们愿意顺势,不愿意造势。我们和国内很多品牌洽谈了多次,双方联合创立品牌,或者成立合资公司,都探讨过。但都没有落地。”

  6月下旬的上海,在国际宝石研究院(International Gemological Institute,下称“IGI”)的一次培训中,珠宝商学员们就天然钻石和培育钻石之争,展开了一场辩论。在原定一个半小时的议程中,“培育钻石”只是最后顺带提及的一小部分内容,然而学员们显然对这一新兴品类的兴趣远高于之前的任何话题,培训被足足延长了一倍的时间。

  这一场培训的讲师、IGI宝石学家别智韬说:“1956年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钻石的定义是’天然矿物’,在这个定义下,培育钻石不可以被称为钻石。但是在2018年,FTC更改了定义,培育钻石就是钻石。”

  但是,在场学员大多从事的是天然钻石行业,相当一部分人并不买账。他们对培育钻石的“第一印象”包括“人造、假的、便宜的、抵触”等等;也有人提出“性价比高的”“环保的”等中性和正面的印象。

  一名男士应和:“钻石象征着爱情,如果钻石都不稀有了,那还怎么代表爱情?”另一名女士亦称:“一生只结一次婚,一定要天然的(钻石)。”

  还有人担心:“如果培育钻石的出现让天然钻石的价格大幅下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在场的培育钻石商的脸色显然不太好看。别智韬笑道:“虽然这些话听着不太友好,却是行家真实的反应。”

  这场培训上的争议,可以说是整个钻石市场矛盾的缩影——天然钻石对培育钻石,主要处于观望或阻击的立场。

  全球最大钻石生产商戴比尔斯用一句“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让天然钻石在消费者心中树立起至高无上和几乎无可替代的价值。当培育钻石在美国市场出现时,戴比尔斯曾坚称绝不会销售实验室合成的钻石,甚至发明了能够辨别出培育钻石的仪器,提供给下游商家。

  目前国内市面上的培育钻石零售价大约是3万元/克拉。《财经》记者了解到,即便从河南的厂商直接拿货,成品也接近2万元/克拉。“Lightbox是一个市场搅局者,这个定价,让其他培育钻石品牌很难做。戴比尔斯的目的就是既然阻止不了培育钻石的发展,就用超低的定价和时尚饰品的低端定位引导行业发展方向。它只做饰品,不做婚戒,就是为了和天然钻石的定位区分开来。”上述不愿具名的厂商人士说。

  目前,Lightbox尚未进入中国市场。不过,从全球市场来看,戴比尔斯的这一动作,对培育钻石的推广仍然起到了积极作用。美国培育钻石公司Diamond Foundry旗下的芮爱(VRAI)品牌已在2020年进驻上海,目前有两家门店。

  周大福珠宝集团方面对《财经》记者表示,相信每颗天然钻石的情感价值和内在价值都是独一无二,且不可替代的。周大福目前只售卖天然钻石。

  不仅如此,近期它和天然钻石行业靠得更加紧密。2021年5月,周大福珠宝集团与天然钻石协会(Natural Diamond Council)达成独家战略合作计划,将通过传播项目、数字化内容以及专业培训,共同打造“天然钻石梦”。

  周大生珠宝董秘办公室的相关人员亦对《财经》记者表示,周大生目前仍然专注于天然钻石,对于培育钻石会有关注,但是目前在业务上并没有行动。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9月,周大生珠宝与戴比尔斯集团钻石研究所、国检珠宝培训中心缔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培育钻石的推广中,往往会提到“环保”“不涉冲突”等关键词,这是其重要“卖点”。

  在过去,不少市场上、拍卖会上的美丽钻石,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血腥、战争和剥削的代价,被诟病为“血钻”。而这也是培育钻石自诩比天然钻石更高尚和可持续的优势之一。而在环保方面,培育钻石正努力与目前最火热的“碳中和”产生联系。国信证券研报显示,培育钻石对环境的影响仅为开采钻石的七分之一。

  然而,培育钻石是否真的能与低碳环保画等号,仍然要打一个问号。标普全球旗下“真实成本”(Trucost)公司2019年5月的报告显示,在生产环节中,每一克拉培育钻石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是天然钻石的4.35倍。此外,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规定,在没有具体量化的前提下,广告中不可以用“环保”和“可持续”来宣传培育钻石。

  相比美国,目前中国的培育钻石消费市场还处于相当初级的阶段。《财经》记者近期走访多家知名或不知名的珠宝店,店员并不了解培育钻石,多数人表示“没有听过”,或称“这就是锆石”。

  2021年,一家名为小白光(LightMark)的培育钻石品牌在上海开出三家连锁店,主打“克拉自由”,在行业内名声大噪。

  2021年6月一个工作日的晚上,《财经》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走进该品牌位于静安大悦城的旗舰店,店员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售卖的是培育钻石”,并且介绍了培育钻石的成分和特点。柜台里陈列着多种产品系列,有项链等饰品,也有结婚钻戒;有成品,也有裸钻。店员介绍,这里的每一件产品都有IGI或GIA的证书。此外,还有一个柜台同时陈列了天然钻石和培育钻石的钻戒,目的就是让消费者直接对比这两种钻石——肉眼观察,两者没有差别。

  在记者逗留的半小时里,店内没有其他消费者光顾。店员解释称,工作日客流较少。然而,距离小白光不远的周大福珠宝门店,有三四名顾客驻足。

  小白光的联合创始人刘韧对《财经》记者表示,初创品牌能够进入不错的商场,已属不易。“线下渠道比较强势,招商看重品牌力和销售能力,作为创业品牌,我们入门存在难度,但熬过了这个阶段就容易多了。”

  对于商场而言,要如何在已入驻的天然钻石品牌与新兴的培育钻石品牌之间做平衡,是一个难题。因此,

  虽然戴比尔斯希望用Lightbox把培育钻石限制在饰品领域,但是目前市面上的培育钻石商都不满足于只作天然钻石的补充,而是希望直接瓜分其核心市场——婚戒。

  刘韧说:“大家都有一个鸽子蛋’的梦想,想要拥有一个大克拉钻石。中国消费者购买钻戒时以2万至3万元的预算居多,这笔钱如果去买一线国际品牌,只能买到一个素金的戒圈。买天然钻石,只能买到20分至30分,但是买培育钻石,刚好能有一克拉。”每个品牌侧重的渠道不同,线下店是小白光最主要的销售渠道,线上渠道为辅;而另一培育钻石品牌爱时意(Astee)的创始人蒋浩然则表示,其线下门店的主要功能是展示产品、让消费者产生信任,其销售大多来自线上。“小红书推广之后,转化率高得惊人。一半以上的客户都没见过面。我们从第三个月就开始盈利。”

  蒋浩然和妻子何雅婷过去都是金融从业者,两人因购买结婚钻戒而接触到培育钻石。“2018年,我给太太买了一枚天然粉钻,为主钻找配钻时,了解到培育钻石。当时我对这个市场一无所知。”

  婚后几个月,夫妻俩开始做调研,发现这是一片鲜有人涉足的蓝海,对他们而言充满创造空间。“作为一名财务投资者,我看到了培育钻石的可投资性。本质上,它给出了与天然钻石完全一致的商品,价格却只有三分之一,既然能打动我,就能打动一部分人。”蒋浩然补充道:“从观念上,我们想要打破已经被固化的理念。我不认为天然钻石的价值可以决定爱情的价值。什么可以代表爱情,由我和太太自己决定。”

  2015年诞生于广州的凯丽希(Caraxy),已经花了更久的时间等待风口。它甚至“熬走”了三位合伙人中的两位,只剩郭升一人还在坚持。“进入得过早了,帮行业做了一些开拓的事,自己却付出了代价。我们在各个珠宝展上都是第一家中国的培育钻石参展商。一开始被排斥得很厉害,展会上有人质疑:你们这些也敢拿来卖?”

  郭升回忆到,2015年9月,第一次在深圳参展,就被人用锆石调包了他的两颗培育钻石。“觉得可悲又可喜。说明还是有人感兴趣。”他说,当时业内对培育钻石谈虎色变,觉得是洪水猛兽。“大品牌其实早几年就在布局了,只是没有对外公布。大家都知道市场教育成本太高了,谁都不想成为先烈。”

  上述三家培育钻石品牌商均有融资打算,也在与资本进行密切接触。曾经在投资机构任职的蒋浩然表示,像瑞幸、奈雪的茶等品牌的扩张模式,可以照搬到培育钻石市场。“现阶段中国的消费环境下,想要快速占领市场就必须融资。打法都一致,就是烧钱,一路融资,一路开店。如果融资,未来的方向就是上市或者被收购。但我们不打算这么做,希望能做长期主义者。”他说。

  资本也的确在关注这个赛道。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资机构研究员观察这个领域已有数月,他对《财经》记者表示,正在这条产业链上寻找合适的标的,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

  “上游制造环节目前供不应求,持续景气,龙头厂家只要把产能扩出来就能赚大钱。不过放在五年或者十年以上的维度看,制造环节很可能也逃不过标准工业品的宿命。也就是说,有大量新产能进来,就会持续拉低毛利率。适合中短期投资,在五年到十年内都可以。”他补充道:“下游的生命力会更持久,消费者认可的品牌商或许更值得长期投资。”

  除非30年后,全球的天然钻石绝矿。不到那个阶段,大品牌还是会有自己的坚持,天然钻石依然是大多数人的信仰。”别智韬说:“就像养殖珍珠发展了20年之后,大品牌才接受了它。“他又称,即便这些巨头未来有心入局培育珠宝,也会通过新的品牌进入这一市场,而不会将已有的天然钻石品牌与之混为一谈。

  实际上,IGI等国际鉴定机构的支持,对培育钻石的发展至关重要。根据珠宝行业咨询公司MVEye 的数据,56%的消费者非常重视培育钻石的证书等级,尤其是较大克拉的钻石。

  IGI与美国宝石学院(GIA)、比利时钻石高阶层议会(HRD)、珠宝国检(NGTC)一共四大机构,是目前中国市场上常见的培育钻石证书来源。据了解,每张证书的价格在100元至800元不等。一旦培育钻石产品获取权威鉴定证书,让消费者更加放心的同时,也能够提高溢价。别智韬也透露,2021年1月至4月,IGI对于培育钻石的鉴定费收入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IGI背后,还涉及到复星集团的布局。IGI已于2019年底被复星集团旗下的豫园股份收购,《财经》记者了解到,豫园珠宝时尚集团旗下近期成立了一个名为“露璨”(Lusant)的培育钻石品牌,将于7月或8月通过线上渠道面世。这意味着,复星集团已经将触角伸至培育钻石领域,这将成为其时尚帝国中的新板块。

  郭升说。刘韧亦表示:“中国在培育钻石的自主技术让我们在产业链上游掌握了话语权,能让中国产业链得到更多好处。”来源:《财经》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