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工钻石 > 控股股东股份97%被司法冻结 豫金刚石境况急转直

控股股东股份97%被司法冻结 豫金刚石境况急转直

admin 人造钻石 2020年07月09日

  曾经的“金刚翘楚”豫金刚石陷入债务纠纷,公司控股股东河南华晶所持有的股份被司法冻结,累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 97.23%

  对上市公司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豫金刚石”,300064.SZ)来说,2019年的这个秋天可谓“多事之秋”:深陷多起债务案件,累计冻结股份占到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 97.23%,其它问题也轮番出现。

  据该公司日前发布的一则公告称,截至 2019 年 9 月 10 日,公司控股股东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华晶”)累计被司法冻结的股份数量为1.49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12.38%,其中累计被司法冻结的股份数量为1.4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 97.23%。

  公司实际控制人郭留希持有公司股份1.8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37%,已累计全部被司法冻结。公司股东朱登营持有公司股份0.5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7%,也已累计全部被司法冻结。

  经查询得知,郭留希所持有的豫金刚石股份被全部轮候冻结,最早是发生在2018年8月份,那时候,豫金刚石正处在与新野纺织的互保纠纷案中。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的股份被全部轮候冻结或冻结的后果是,一旦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就将发生变更;换而言之,郭留希在豫金刚石的实际控制人地位已经不保,这种局面从2018年8月就开始出现了。

  根据本次发布的公告显示,目前轮候查封的两家法院一家是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另一家是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轮候查封期限是36个月,分别自8月19日和8月20日开始。

  其实在近两年来,豫金刚石和郭留希控制的其他“华晶系”公司就不断陷入各种民间借贷、金融贷款、企业借款、合同执行等纠纷司法案件之中,而且有大部分都已经进入了司法执行阶段,甚至豫金刚石的母公司河南华晶及其下属子公司焦作华晶钻石有限公司,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

  通过“天眼查”得知,仅仅自2019年1月以来,豫金刚石就发生了5起强制执行案件,总执行标的金额为2.46亿元;河南华晶发生了11起强制执行案件,总执行标的金额逾30亿元。

  根据公开的资料统计,豫金刚石受到起诉的案件,从2018年4月至今,已有8次借贷纠纷案件,案件结局就是其等额资产被司法部门查封;而在其他融资业务方面,平顶山银行、中原银行、浦发银行、汇丰租赁、正道商业、杭州厚经资产等债权方,也在对豫金刚石进行债务起诉。

  在这些债务起诉案件中,豫金刚石和河南华晶等其他“华晶系”企业,存在着互保关系,这就使豫金刚石和整个华晶系“互质”在了一起,昔日耀眼的郑州华晶金刚石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冻结之困”。

  据统计资料显示,截至目前,郑州华晶的母公司河南华晶也被众多银行告上法庭,有的已经进入执行阶段:建设银行两笔分别是1.91亿元、2.29亿元,洛阳银行1.4亿元,工商银行0.78亿元,平顶山银行0.8亿元,招商银行0.28亿元。

  而企业实际控制人郭留希所控制的其他企业也陷入偿债困境:洛阳启明超硬材料有限公司被平顶山银行追讨贷款1亿元,河南裕华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被招商银行起诉归还借款本金0.5亿元和利息,河南顺源宇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分别被工商银行、华夏银行追讨总额为0.78亿元、0.52亿元的借款本息。

  另外,由郭留希担任法人代表、股东或高管的郑州高新科技企业加速器开发有限公司、北京胜鼎鑫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河南世纪天缘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河南远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皆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或被冻结部分股权。

  更为严峻的是,河南名企新野纺织、众生实业等因为为其提供融资担保,也被这场清债风波给牵连了进去;新野纺织与众生实业所持上市公司太龙药业的部分股权,也因受担保影响,而被轮候冻结。新野纺织、众生实业这些企业就反过头来起诉河南华晶,开始对代偿款予以追讨。

  金刚石是国家战略新兴产业,也是河南的优势产业。世界上90%的金刚石产在中国,中国的金刚石80%产在河南,而河南的金刚石90%又集中在豫金刚石、黄河旋风、四方达这三家上市公司身上。

  我们把目光拉回到2017年11月,郑州华晶的豫金刚石因为中央电视台的一篇报道,一夜之间名扬天下:它生产的人造钻石可以和天然钻石相媲美;豫金刚石的人造钻石生产技术在全世界领先,在全国规模最大,而产品销售价格却只有天然钻石的一半!

  据公开资料显示,“华晶系”实际控制人郭留希很早时就涉足超硬材料行业。他早在2002年创立的远发金刚石公司所开发生产的新型原辅材料产品,就占据了全国市场62%的份额。

  而后,他又先后创立了河南华晶和郑州华晶,主持研发了拥有国内领先水平的合成金刚石专用设备和工艺的核心技术,申请各项专利300多项,并不断拓展销售市场,由此河南华晶“发展神速”,短短几年间,企业注册资金从几百万元猛增到3亿元,从一个地方的小型私营企业,跻身全国超硬材料产业前三强。

  豫金刚石于2010年3月登陆创业板,起初市值稳步增长,经过多次的分红送转,市值到2017年达到了160亿元,企业也成为国内最大的人造钻石生产企业,年产宝石级钻石200万克拉至300万克拉,其中除了工业用金刚石,消费类人造钻石占到了50%以上。

  2018年4月13日,豫金刚石发布的年报称,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5.33亿元,同比增长58.9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亿元,同比增长67.88%。增长原因,系“受益于单晶金刚石需求回暖,部分产品价格稳中有升,豫金刚石经济效益稳步提升”。豫金刚石由此跃居业界翘楚。

  挺好的局面,为什么急转直下呢?因为后来公司陷入了“欠债门”、“失信门”。

  豫金刚石曾通过上市募资到了8.1亿元资金,于是郑州华晶开始了她的“二次创业”。

  正是在此之后,郑州华晶快速地把投资战线拓展到了建材、房地产、生态科技等不同领域;投资界人士吐槽“华晶系把摊子铺到连自己都无法掌控的地步”,在“去杠杆”的今天,一颗颗“雷”开始引爆。

  豫金刚石开始多方谋求自救。去年年底,农投金控进驻豫金刚石后,企业信用危机得以有效缓解,银行给予了流动性资金支持,企业管理团队也趋于了稳定。

  日前,郑州华晶终于迎来两场及时雨:一是,日前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了老厂区两宗土地补偿款0.92亿元,“会对公司2019年度的业绩产生积极影响”;二是,日前公司对外公布了半年报,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3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47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0.46亿元,虽然业绩承压严重,但总归在现金为王的抒困时期,企业运营困局可以得到一定缓解。

  当前,就总体状况来看,豫金刚石出现的主要风险是,大股东股份质押引起的司法处置及公司控制权变更风险,但这对豫金刚石本身的运营及发展尚未构成实质的影响。

  其实,就上市公司豫金刚石自身而言,企业资产质地良好,资产负债率历来都保持在26%上下,企业自身不仅拥有很强的研发能力,而且消费类人造钻石市场的空间极为广阔。

  面对当前的股权大部分被冻结之困,豫金刚石的相对优良的资产质地、低资产负债率以及被投资界普遍看好的产业归属、高端的产品定位等,还是具有很大的资本腾挪空间的,这其中的投资价值正待下一轮进入的资本进行重组与开掘。

  《投资者网》就上述诸多问题致函郑州华晶,但是截至发稿一直没有得到回复。豫金刚石的各项难题如何进行纾解?市场只能拭目以待。(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