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工钻石 > 河南人的钻石生意“统治”全球

河南人的钻石生意“统治”全球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8月21日

  最近,有关河南人造钻石的新闻在网络上不胫而走,什么美国人到河南商丘买钻石啦,河南钻石统治地球啦……人造钻石是个什么物种?河南与钻石又有什么样的关系?

  钻石是金刚石的俗称,它是距今33亿至12亿年前,在地表下150-200公里的地幔中,碳原子在1000多度的高温、4500到6000个大气压下重新排列组合,结晶形成的矿物。

  早在80多年前,就有人在琢磨人工合成钻石这件事了。1938年,美国国家标准局的工作人员发现了石墨和钻石能够稳定存在的温度和压力条件;一直到1970年,宝石级的合成钻石才被通用开发成功;1990年,戴比尔斯人工合成了超过14克拉的浅黄色透明大颗粒宝石级钻石。

  中信证券此前发布的研报显示,2020年全球培育钻石产能高达600万到700万克拉,其中近一半产能都来自中国。而在中国人造钻石中,又有80%来自河南。

  早在1963年,第一台国产两面顶压机在河南郑州三磨所诞生,制造出了我国第一颗人造金刚石。

  第二年,我国制造出了六面顶压机,这台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机器的诞生,不仅在生产效率上高出两面顶压机10倍,而且在耗材上也更加节省成本。

  这波技术在1966年投入量产,同年中国制造了第一批人造金刚石,总重量10万克拉。此后几十年间,中国人造金刚石产量一骑绝尘。

  中国六面顶压机不仅为未来的“基建巨人”提供了坚实的“工业牙齿”,也成为垄断国际人造钻石市场的钻石“母机”。全球几乎所有高温高压法制造的人造钻石,都要进口中国的六面顶压机、借鉴中国人工金刚石制造技术。这当中也包括戴比尔斯的“第六元素”工厂。

  产业聚集之下,河南省诞生了人造钻石三巨头:豫金刚石、黄河旋风、中兵红箭。

  黄河旋风率先登陆上交所。2002年,乔金岭以1.2亿美元身家排名福布斯内地富豪榜第58位,成为“河南首富”。2010年,豫金刚石登陆深交所,郭留希实现了上市梦。

  最近位于河南商丘的力量钻石也已过会。若它顺利上市,人造钻石三巨头或将变为四小龙。

  “中国珠宝之都”并不属于河南,但以人造金刚石行业为代表的“中国超硬材料之都”却是名副其实。

  有人说河南九省通衢,便于原料运输,没错;有人说河南是能源大省,工业能源充足,也没错。

  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将机械行业中的磨料磨具行业设置在郑州,除了建立了第二砂轮厂作为磨料磨具的重要生产基地之外,还配套成立了机械部第六设计院和郑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也就是俗称的郑州三磨所。

  作为国家的行业技术归口研究机构,三磨所是我国唯一、专门从事超硬材料,及其制品研究开发工作的专业研究机构。在超硬材料行业的发展中,三磨所不仅开发了大量的技术和产品,而且成为了河南超硬材料行业发展的主要技术源泉。

  而在时间的催化下,三磨所技术人员不断流动,流向了构成河南超硬材料产业集群的各个企业,如今看到的人造钻石四小龙,背后多多少少都有着三磨所的影子。设想一下,如果三磨所不在郑州,恐怕就很难在河南形成今天的超硬材料产业集群。

  那有人就要问了,人工合成的钻石和天然钻石有什么区别吗?答案是,合成钻石的成分、物理化学性质和天然钻石没有明显的差异。

  但21世纪,眼见不一定为实,现如今利用摄像机记录在超强短波紫外光下钻石表面激发的荧光影像,进而显示不同类型钻石的内部特征及荧光、磷光颜色的方法,已经能够区分大多数合成钻石与天然钻石了,此外,通过几种光谱的综合分析,也能够区分一些经过特殊处理的,鉴定难度较高的合成钻石。

  反正,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线月,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深圳实验室在139件日常抽检样品中发现了36粒合成钻石,它们被夹杂镶嵌在珠宝饰品的配镶副石中。对于商家来说来说,肉眼的无法区分也就意味着偷梁换柱的可乘之机。

  对于我们来说,结婚的时候买一枚天然钻石还是人工钻石是一个更需要解答的疑惑。毕竟面对800一斤的钻石,身体还是很容易变得诚实。而这个疑惑的潜台词就是——第一,天然钻石会降价吗?第二,宝石级人工钻石的未来价值,我们应不应该看好?

  从价格方面来看,近两年宝石级人工钻石的零售价和批发价都在快速下降。2016年,人造钻石的零售价还是天然钻石的80%,到2018年,人造钻石的零售价仅为天然钻石的一半,而批发价更是低至天然钻石的20%。

  可以预见的是,人造钻石的价格将会随着合成技术的发展带来的生产效率的提高而进一步下降,并且从原料上看,9.8一斤的石墨粉也算是相当低成本。

  天然钻石会因为人工钻石原来越便宜而自降身价吗?这个问题,我们先应该搞清楚天然钻石为什么贵。

  我们购买一枚钻石戒指的成本中,有多少是钻石本身的价值,又有多少是营销包装的溢价?恐怕在宝石级钻石的市场里,技术问题只是次要方面,对于越来越成熟的宝石级人工钻石体系来说,百年来戴比尔斯等巨头们营造的文化氛围和营销神话,才是其价值问题的根源所在。

  其实,并非只有天然钻石才可以决定爱情的价值。什么能代表爱情?这不应该由外界来建构,而是由相爱的双方来共同决定的。

  几年前,还有人鼓吹天然钻石是世界上最大的商业骗局,说卖家捂盘惜售,借此维持钻石高价。这个因素并非没有道理,但是,宝石级天然钻石的选矿比确实很低,平均每选出1克拉钻石,就要处理4-6吨原矿,钻石矿本身就属于比较稀缺的资源,而钻石上游开采的垄断经营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稀缺。

  2020年全球天然钻石总产量为1.11亿克拉,其中产量最高的五个国家分别是俄罗斯、博茨瓦纳、加拿大、刚果、澳大利亚。这五个国家的钻石产量占全世界钻石产量的90%左右。

  大致可以推断,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宝石级天然钻石的产量也不会有太大的波动,每年维持在1亿克拉左右。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