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工钻石 > 河南商丘即将迎来首家创业板企业

河南商丘即将迎来首家创业板企业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8月21日

  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企业将与深圳证券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并陆续刊登招股文件。

  2018年12月20日,力量钻石在河南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2020年7月15日,IPO辅导完成,拟登陆创业板上市,选取的上市标准为:最近两年净利润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力量钻石的资产总额分别为4.29亿元、5.69亿元、7.95亿元,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4亿元、2.21亿元、2.45亿元,实现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7213.46万元、6312.18万元、7299.68万元。

  根据此前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力量钻石本次拟公开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1509.3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25.00%。此次发行全部为发行新股,不涉及原股东公开发售股份。计划募集资金5.91亿元,主要用于建设宝晶新材料工业金刚石及合成金刚石智能化工厂(5.16亿元)以及研发中心(4549.23万元),同时补充流动资金(3000万元)。

  从郑州出发,往东南方向行驶240公里,来到商丘市下辖的柘城县。这里是远近闻名的“中国钻石之都”,也是力量钻石的诞生地。

  力量钻石,主营业务之一就是卖钻石。不过它卖的不是天然钻石,而是人工合成的人造钻石(又称“培育钻石”)。

  上世纪80年代,从郑州三磨所辞职的工程师冯金章,回老家柘城县创办了邵园金刚石厂。金刚石厂昙花一现,却为日后柘城县的金刚石产业,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柘城县的第一颗人造金刚石,诞生于邵园金刚石厂;柘城县的第一批金刚石技术员,同样来自邵园金刚石厂。

  1985年前后,邵园金刚石厂转企改制,部分员工被分配到了县拉丝模厂,部分掌握金刚石加工技术的人,开始创业单干,一时间,金刚石加工企业在柘城县遍地开花。

  一开始,和其他老乡一样,邵大勇做的是金刚石微粉生意。微粉生意本小利微,产品附加值低。

  后来,邵大勇引进西安交大研究生,开发高精密、高性能的金刚石超精微粉及新产品,这才有了突破,2006年邵大勇的公司产值突破1亿元,一跃成了柘城县金刚石微粉行业的“大哥”。

  在父亲的公司历练了5年后,邵增明选择出来单干,创办了力量钻石。起初,力量钻石主要生产用于工业领域的人造金刚石,直到2016年,一个叫IGDA的国际合成钻石协会在美国成立,包括力量钻石在内的诸多国内人造金刚石企业开始把触角伸向人造钻石。

  位于北京城区的通用机械研究所,灯火通明。此刻,王光祖和他的同事们,正拿着一颗晶莹剔透的金刚石,在实验室的玻璃上划试。

  这是一项保密级别为“绝密”的科研项目,代号“121”。北京的研究所提供生产设备和试验场地;郑州三磨所负责攻克金刚石工艺。

  金刚石应用广泛,比如勘探、精密仪器制作等,宝石级别的人造金刚石也可以叫人造钻石、培育钻石。

  2016年,美国成立IGDA,目的只有一个——让人造钻石发展的“更高、更快、更强”。

  彼时,中国作为人造金刚石最大的出口国,却很少有企业生产人造钻石。数据显示,全球人造钻石的市场规模高达百亿元,面对巨大市场潜力,邵增明带领力量钻石杀进人造钻石市场,并不断扩大其生产规模。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力量钻石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4亿元、2.21亿元和2.45亿元,其中,培育钻石的营收占比从6.58%增加至15.72%,增速最快。

  不仅如此,相比应用于工业领域的人造金刚石产品,有故事可讲的人造钻石平均毛利率最高。

  2018-2020年,力量钻石的培育钻石业务毛利率从48.49%增加至66.88%,而金刚石单晶的毛利率却从45.69%降至39.72%;金刚石微粉的毛利率从54.54%下降至40.59%。

  贝恩咨询报告显示,珠宝级的实验室培育钻石原石产量约为600万至700万克拉,中国占一半,产量达到300万克拉。而中国的人造钻石中,又有八成属于“河南造”。

  两年前,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专门在郑州成立了培育钻石分会,理事会成员包括豫金刚石、黄河旋风、中南钻石、力量钻石等近40家企业。

  事实上,河南人造钻石产业的崛起,与诸如中南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力量钻石、惠丰钻石、联合精密等一批知名的金刚石生产企业的发展壮大密切相关。也正是因为人造钻石企业的不断发展,在河南郑州、许昌、南阳、商丘等地,形成了一个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人造金刚石产业集群。

  拿目前国内人造钻石行业最负盛名的中南钻石来说。中南钻石位于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是世界最大的超硬材料科研、生产基地,主要产品包括人造金刚石和立方氮化硼单晶及聚晶系列产品、复合材料、培育钻石、高纯石墨及制品等,产品已出口到欧美、印度、日本、韩国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产销量和市场占有率雄居全球第一。2020年,公司营收19.22亿元,同比下降3.73%;归母净利润 4.1亿元,同比增加25.42%。

  作为国内人造钻石行业的领头羊,中南钻石已经掌握了“20~50 克拉培育金刚石单晶”合成技术,20~30克拉培育钻石可批量化稳定生产。CVD 培育钻石产品制备技术达到了国际主流水平。目前,公司年产12万克拉高温高压法宝石级培育金刚石生产线建设项目正在进行中。

  公开资料显示,黄河旋风是目前国内规模领先、品种最齐全、产业链最完整的超硬材料供应商,是国内最大的人造金刚石生产基地,产量居全国前列。公司生产的超硬材料单晶是超硬材料产业链的基础性产品,该产品支撑了整个超硬材料行业下游产业的发展。

  据机构调研了解,2020年,黄河旋风的培育钻石量占全球培育钻石销售市场的20%左右,其中高端品质占50%以上。

  作为邵氏家族的产业之一,力量钻石自2015年开始向高端电子领域的特种金刚石和消费领域的培育钻石产品转型升级,产品种类从单一的磨料级金刚石逐步发展为金刚石微粉、工业钻石、大颗粒黄钻、首饰级白钻、特种金刚石五大系列数百个品级,在多个领域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跻身金刚石行业头部方阵。

  例如,在IC芯片超精加工用特种异型八面体金刚石研发方面,力量钻石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能够生产该产品的企业,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不仅打破了国外垄断,填补了多项国内技术空白,也为下一步国产芯片的制造提供了有力支撑。

  这句经典的广告语出自国际一线年传入中国后经过十余年的时间成功在人们心里生下根来。它靠一句广告语成功的将钻石包装成了尊贵、奢华、永恒的爱情的象征,不间断的向世人展示其不可替代性,并且成功的带给了人们钻石是十分稀有的特征的观念,也让钻石的价格常年居高不下。

  贝恩咨询数据显示,近两年人工钻石的零售价和批发价都在快速下降。2016年,人造钻石的零售价还是天然钻石的80%,到2018年,人造钻石的零售价仅为天然钻石的一半,而批发价更是低至天然钻石的20%。

  和天然钻石相比,人造钻石在物理、化学、光学特性上都与之完全一致。用专家的话来说,“区别就好比河流里的冰和冰箱里的冰”,傻傻分不清。

  面对人工钻石的冲击,传统天然钻石企业都受到了巨大的经济压力。据了解,从2017年开始,世界钻石巨头戴比尔斯裸钻业务的销售额持续下滑。为了抵制人造钻石,戴比尔斯甚至推出过鉴别人造钻石和天然钻石的仪器。

  可是,戏剧性的是,在人工钻石被公开后,一直标榜天然钻石的戴尔比斯也在2018年成立人造钻石品牌Lightbox,这也侧面说明人造钻石已对天然钻石地位造成不小威胁,这就是中国制造的力量。 可以预见,随着后续工艺成熟和制造成本下降,人工钻石大规模进入市场的那天迟早会到来。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