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工钻石 > 豫金刚石距离强制退市有多远?财务数据面临追

豫金刚石距离强制退市有多远?财务数据面临追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8月22日

  今年一季度,*ST金刚续亏2.10亿元;截至2021年7月底,可动用货币资金余额约5200万元。

  8月17日,*ST金刚(即下文提到的豫金刚石,300064.SZ)股价低开后迅速拉升,在市场一片大跌声中,收盘逆市上涨0.48%。

  作为一家刚刚被证监会出具《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的风险企业,*ST金刚的此番行情,无异于火中取栗。

  根据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豫金刚石涉嫌通过虚构销售交易及股权转让交易,虚构采购交易,虚构采购业务、支付采购款、账外借款及开具商业汇票等形式向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未按规定披露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关联交易等六大违法违规行为。

  公告指出,*ST金刚2019年末虚增净资产18.56亿元,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为17.21亿元,2020年亏损12.36亿元,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2月31日追溯调整后的净资产可能为负,可能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北京朗诚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武峰对记者指出:“豫金刚石被处罚的通知书刚刚才披露,目前我们还没有接到投资者的索赔登记,但后续肯定会有,豫金刚石的情形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司法解释的规定,对于符合条件的投资人是可以向这家上市公司以及高管要求承担法律责任的,而且根据交易所强制退市相关规定,不排除公司会被强制退市,不过这不影响投资者索赔。”

  根据《告知书》显示,豫金刚石涉嫌通过虚构销售交易及股权转让交易、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等违法事实。

  具体行为包括,豫金刚石涉嫌通过虚构销售交易及股权转让交易,虚增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导致2017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2017年至2019年,公司分别虚增营业收入8816.43万元、1.04亿元、2717.33万元,虚增利润总额2827.43万元、2439.19万元、294.41万元。

  同时,豫金刚石还涉嫌通过虚构采购交易等方式,虚增存货、固定资产、非流动资产,导致2016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通过虚构采购业务、支付采购款、账外借款及开具商业汇票等形式向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涉嫌未按规定披露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关联交易,导致2016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等。

  但诡异的是,在处罚决定书公布后,*ST金刚股价却不跌反涨,截至8月17日,股价为2.1元/股。事实上,深陷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财务造假等风波的*ST金刚,已经多次提示公司可能存在退市风险,而随着处罚决定书落地,*ST金刚离退市究竟还有多远呢?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四条第(三)项规定,上市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根据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上市公司连续会计年度财务指标实际已触及《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终止上市标准,其股票应该被终止上市。

  不过,一名接近监管层人士对记者指出:“退市新规是以2020为第一个适用的完整会计年度,而豫金刚石的科目调整涉及2016年至2019年,那么应该按照旧的上市规则来判断,是否触及了终止上市的标准。”

  根据修订前的上市规则,即《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来看,“因财务会计报告存在重要的前期差错或者虚假记载,对以前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进行追溯调整,导致最近两年年末净资产为负,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ST金刚2019年末虚增净资产18.56亿元,而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为17.21亿元,2020年亏损12.36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2月31日追溯调整后,*ST金刚的净资产大概率为负值,豫金刚石很可能因此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是否会被强制退市要看公司怎么去落实(处罚),怎么去做会计差错更正,调整后触及原来的退市指标就会退市。”前述监管人士说道。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总裁杨志国也表示:“根据旧有的规则,追溯调整后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值会被终止上市,如果按照新规则,2019年的数据就不看了,这样就得看2021年公司净资产是不是也为负值。”

  早在2020年11月,豫金刚石就因存在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情形,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2021年4月,其又因2020年度财务报表及财务报表附注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审计意见类型也可能退市,公司2020年年报是无法表示意见,2021年审计意见如果是保留、无法表示、否定也会退市。”前述接近监管层人士指出。

  近日,*ST金刚董事长郭留希曾公开对媒体表示:“我们现在想保住企业,已有计划引进战投,并且已和国内知名的律所有过深入沟通,我净身出户,平稳顺利交接班。”

  此外,郭留希还透露,希望“重整越快越好”,“离年报披露不远了,如果2021年还是非标意见,公司就要退市了,希望重整能赶在这之前,法院的一些拍卖先停下来,给公司宽松一点的环境进行重整”。

  然而,距离2021年结束只有不到5个月的时间,而在*ST金刚内部,对战投的人选以及重整计划存在较大分歧。

  早前,公司股东北京天空鸿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天证远洋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所持豫金刚石股份相继被司法拍卖后,上海兴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兴瀚资管”)旗下兴开源8号资管计划持股26.70%,与实际控制人郭留希及其一致行动人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华晶”)合计持股27.42%已相差无几。

  而对于兴汉资管,郭留希却并不欢迎。郭留希表示:“我们希望进入公司的战投,能扎根行业,帮助公司继续长远发展,而不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解决自己的债权问题后就突然撤出,这样对公司发展没有好处。”

  “目前,兴瀚资管和河南农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农投金控”)有意向要拿走公司的控制权,我们觉得他们不是合适的人选,不过,不到最后一刻还是未知数,大家都在博弈,之间有交流,还没有结果。”

  此外,河南华晶7.83%的持股还曾面临司法拍卖,尽管该次拍卖已于今年8月10日流拍,但难保*ST金刚的股权不会陷入动荡。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4月下旬,郑州市政府和荥阳市政府以及相关机构曾就豫金刚石的破产重整方案进行过讨论。但是,该方案遭到了部分股东的反对,暂时搁浅。

  在不少投资者看来,*ST金刚面临的最大问题并非破产重整,而是公司治理问题。证监会曾评价豫金刚石案是一起上市公司长期系统性造假的典型案件,涉案金额巨大,违法性质严重,市场影响恶劣”。

  事实上,早在2018年末,河南农投金控曾按照政府化解风险、纾困民企的要求,战略投资豫金刚石,成为其第四大股东,持股7.42%,但目前来看,这场投资未能“善终”。

  而如果无法完成重整或引入战投,从*ST金刚现有的处境来看,要避免退市难上加难。

  根据*ST金刚披露的公告显示,今年一季度,*ST金刚续亏2.10亿元;截至2021年7月底,公司在手可动用货币资金余额约5200万元;近年来部分合作银行、非银金融机构断贷、抽贷,公司融资渠道受阻,同时因诉讼事项,公司大部分银行账户资金、土地、对外投资股权等被冻结、查封,公司资金链紧张和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风险。

  截至8月2日,*ST金刚共涉及83项诉讼/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592,178.94万元,其中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作为被告涉及的诉讼案件80项,案件金额约569,256.18万元;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作为原告涉及的诉讼案件3项,案件金额约23,026.48万元。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而眼下,投资者索赔或也将对*ST金刚的财务状况造成重创。据了解,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已开展了投资者索赔征集,该律所律师宋一欣表示,2017年4月27日至2020年4月7日间买入豫金刚石股票或债券等证券市场公开发行产品,并在2020年4月8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办理索赔登记。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