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造钻石价格 > 血钻石_百度百科

血钻石_百度百科

admin 人造钻石 2020年12月20日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滴血钻石(也称冲突钻石、血腥钻石或血钻)是一种开采在战争区域并销往市场的钻石。依照联合国的定义,冲突钻石被界定为产自获得国际普遍承认的,同具有合法性的政府对立方出产的钻石。由于销售钻石得到的高额利润和资金会被投入或违背安理会精神的武装冲突中,故而得名。一般而言,这些组织派系秘密地为供给暴徒的活动经费,或为侵略军事力量筹措资金以发动战争。包括部分非政府组织声称,冲突钻石带来的利润是2001年参与策划911袭击事件的资金来源。

  2、依照联合国的定义,冲突钻石被界定为产自获得国际普遍承认的,同具有合法性的政府对立方出产的钻石。

  3、一般而言这些组织派系秘密地为供给暴徒的活动经费,或为侵略军事力量筹措资金以发动战争。包括部分非政府组织声称,冲突钻石带来的利润是2001年参与策划911袭击事件的资金来源。

  血钻,又称滴血钻石、冲突钻石、血腥钻石,是一种开采在战争区域并销往市场的钻石。依照联合国的定义,冲突钻石被界定为产自获得国际普遍承认的,同具有合法性的政府对立方出产的钻石。由于销售钻石得到的高额利润和资金会被投入或违背安理会精神的武装冲突中,故而得名。泰勒被指控用钻石交易的收入购买军火装备来帮助塞拉利昂叛军打仗。因为牵涉许多人命,所以被称为“血钻”。

  传说造物主创造了四界人民:天使,精灵,人类,魔鬼,以及一个神,阿尔顿·塞纳。 神的职责是,维护四界的和谐。然而,四界的冲突却一直不断,终于有一天,这个世界的神耗尽了自己的心力,消失了,只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块血红的钻石。得到这颗钻石便会具有统治世界的力量。 为了防止这个世界因争夺这颗钻石而发生动乱,塞纳消失前许下了最后的誓言,血钻分裂为16份,分散到各个结界,只有神选定的人才会拥有它,直到他死了以后,血钻也会消失,寻找下一个人。集齐这16个人,便可以得到全世界。 于是便有了无数关于血钻的传说。红钻:红钻按色调分有血钻和紫红色钻石。血钻色泽鲜红如血,艳丽无比,是彩色钻石中极为贵重和罕见的极品。1989年春,在法国巴黎的一次珠宝展销会上,展出了一颗重量2.23克拉,名叫“拉琪”的血钻,标价竞达4200万美元。“拉琪”的美艳让人倾到,其昂贵的价格让人瞠目结舌。与当时的黄金价格相比是黄金的十万倍以上,比无色钻石贵二千倍以上。“拉琪”血钻原产于印度古老的金刚石矿区哥尔贡达,意为“大财源”的地力,从其批工来看,已有近500年的历史了。

  珍妮弗·康纳利Jennifer Connelly阿诺德·沃斯鲁Arnold Vosloo

  声 音:数字化影院系统(DTS) 杜比数码环绕声(Dolby Digital) SDDS

  《滴血钻石》以1999年内战中的塞拉利昂为舞台,意欲揭示走私钻石行当的肮脏内幕。非洲大陆长期以来流传着一句俗语:“If You want long life,never touch the diamond!”——想要长命,别碰钻石,可见,璨然生辉的正八面体背后,掩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与鲜血淋漓的罪恶。

  片名Blood Diamond并不是为拍这部电影而起的名字,这个词早已有之。英文还有Conflict Diamond、War Diamond等同义词,特指在战争地区,用来购买武器组织叛军,对抗合法政府或滥杀无辜,为这些“专项用途”而开采贩卖的走私 钻石。因此,是先有这个词,后有电影取用现成的名词作题目。影片中有个情节,科奇上校(Arnold Vosloo饰演)抓起一把红土,说这是多少代非洲人的血浸染而成。而全片牵动众人命运的那颗巨钻,隐隐泛出淡红色,似也经鲜血染过。《血钻石》的故事,发生在1999年,世界在关注美国总统的拉链门事件塞拉利昂处在内战。钻石走私者丹尼·阿其尔(迪卡普里奥饰演),偶然得知一个名叫索罗门·万迪(吉蒙·休斯饰演)的苦力,在叛军“革命同盟阵线”(RUF)掌控的钻石场里,私藏了一颗巨大的钻石。这颗鸟蛋大小的粉红钻石,苦力要借助它找到妻子儿女,全家团圆;走私者要凭了它做成最后一桩买卖,摆脱早已厌倦的走私生涯远离非洲;上校要用它继续他的军火生意;叛军首领要拿它作引子报复私藏珍宝的苦力;女记者要追踪它的去向揭露珠宝商的黑暗交易。最后,有人得偿所愿,有人魂归黄土,这颗多少人生命所系的石头,则锁进了地下室的一只编号箱(AC07)。世间事原本许多荒唐,更何况,这是非洲!

  这是影片中的一句流行语(catch- phrase):TIA,──This is Africa,──这是非洲。这句话由阿彻说过两次,第一次是以非洲土著的身份,回答美国来的女记者对种种灾难的感触,是见惯不惊,是无动于衷,这就是非洲,是漠然。第二次是他举枪杀死追随十二年的上校,不是个人恩怨,而是你死我活,来不得半点犹豫,这就是非洲,是残酷。

  《秋日传奇》、《最后的武士》,画面壮观、规模宏大、再带点史诗色彩的影片从来就是导演爱德华·泽维克的最爱,广袤的非洲大地上,内战、奴隶制、钻石黑幕与童兵残酷的题材,气势想必磅礴。从07年初挪到06年末这个奥斯卡敏感时节,显然是见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无间行者》票房持续飘红,且冲奥呼声甚高,心里免不了痒痒。

  何况,《血钻》题材简直就是切合奥斯卡大叔的品味而打造。但凡揭密高隐秘行业内幕的电影(《毒品网络》、《辛瑞那》等),无一不成为学院的心头好,同时涉及政治战争揭秘的双重主题则吸引力加倍。更别提影片的制片人就是《飞行家》、《无间行者》的幕后推手,“申奥”经验之丰富,可谓有口皆碑。

  就连本片演员,也极尽配合小金人的责任:男主角迪卡普里奥自不必说,一口苦练而就的南非口音难辨真假;黄金女配角珍妮弗·康纳莉有望继《美丽心灵》后再次抢走主角风采;在《美国梦》中首度惊艳就提名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黑大个迪杰蒙·豪索,更是今年男配角的有力人选。

  一出惊心动魄的逃亡之旅 钻石,那一粒粒闪亮美丽而价格高昂的小东西,是梦露心中“女人最好的伙伴”,是情人眼里爱与忠诚的象征,是富裕、魅力和不俗的代言,我们早已习惯了钻石的珠光宝气,却不知那璨然生辉的正八面体背后,掩藏着何种的罪恶!走私钻石,往往来自战乱中的非洲国家,那些源源输出的晶体,被换作了更多的武器,成为了死亡的使者。后来,为了警惕大众,几个人权组织为它取了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名字--血钻,因为它带来的是死亡,是屠杀,是沾满鲜血的一双双贪婪的手。

  导演泽维克不怕选择政治和争议的题材,钻石大亨们眼看着本片暗示的钻石行业利益和非洲战乱的隐性关系,反而坐不住了,联名反对、,很是折腾了一番。抛开争议性的话题不谈,静观生机勃勃的非洲大陆,炸弹枪火打破了自然的平静,漫长、折磨、痛苦、血腥的挣扎,只为了得到生命的救赎。这是两个小时如火如荼的拯救与被拯救,也是一出惊心动魄的逃亡之旅,还有一些震撼人心的眼泪。血钻,如它之名,尽管沾满屠杀,却璀璨夺目!

  塞拉利昂地处西非,是有名的钻石出口国。也正是因为如此,塞拉利昂国内长年叛乱不断,目的都是为了能够控制国家的钻石出口,从中牟取高额的利润。被本片作为背景的内乱.

  非洲大陆长期以来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如果你想长命百岁,那么就别碰钻石(If You want long life,never touch the diamond)。”在部分非洲国家,钻石是军队用来购买军备的资金来源,也是连年征战的原因。战争国家出产的每颗钻石都粘有非洲采矿工人,或者战争牺牲者的鲜血。因此这里的钻石被称为“血钻”,这也是本片片名的由来。在被由血钻引燃的战火中,西非国家塞拉利昂经历了十一年漫长煎熬。

  塞拉利昂位于西非东部,与几内亚、利比里亚交界,濒临大西洋。当年葡萄牙人从伊比利亚半岛航海到这里的时候,误把雷声当作是狮子的吼声,因此给这里命名“塞拉利昂”,意思是“狮子山”。但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塞拉利昂陷入了长达十一年的内战,狮子的吼声变成了塞拉利昂人民的悲鸣声。而这一切的起因,也正是那些熠熠生辉让人目眩的钻石。作为非洲主要的钻石出口国之一,塞拉利昂的钻石每年有两亿美元的收益,而在战争期间这些钱自然落在了叛军的口袋里,用于购买战争使用的武器。直到2002年内战结束,这种可悲的恶性循环才算停止。

  本片齐集了两获奥斯卡提名并凭《飞行者》获得金球奖最佳男主角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以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得主詹妮佛·康纳利。扮演所罗门杰曼·翰苏曾在《角斗士》中与拉塞尔·克劳有过精妙的合作,让大家记住了他的演技,更凭借《走进天堂》中的精彩表演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

  演技日臻成熟的迪卡普里奥早就摆脱了英俊小生的枷锁,改走实力派路线。与马丁·斯科西斯合作的《飞行者》虽然没有如愿为他拿到奥斯卡,但是他不再凭借外貌的实力表现已经受到了评论界的普遍认可,经管这着实上了一大票女影迷的心。在这次的角色中他的造型更是邋遢,而且还操着“一口奇怪的非洲口音”,也许这正是他表现丹尼·阿彻尔这个形象的不二法宝。而他这次合作的导演兼制片爱德华·瑞克的名气虽然不如斯科西斯那么响,但他担任制片的《我是山姆》、《毒品网络》以及奥斯卡最佳影片《莎翁情史》等都是重量级作品,而且他导演的《光荣战役》、《秋日传奇》和《最后的武士》等影片,也以强大的演员阵容和作品中透露出的预言性在好莱坞独树一帜,更是成功的磨练了多位明星的演技,助他们走向更辉煌的成名之路。《血钻》这部以乱世为背景的影片正是瑞克所擅长的影片类型,自然驾轻就熟。所以对于迪卡普里奥来说,爱德华·瑞克的这部影片绝对有可能让他一尝奥斯卡称帝的梦想。

  对于“血钻”一词,爱德华·兹威克在接手本片之前不甚了解,当制片人保拉·韦恩斯坦(Paula Weinstein)将剧本第一次交给他时,他只是听说过“血钻”,却不完全理解其中的含义。兹威克回忆说:“随着了解的加深,着迷和惊骇也在不断加剧,这是一个很有必要讲述的故事。”

  韦恩斯坦说:“很多年前,我制作过反对种族隔离题材的电影《血染的季节》,那时我在南非呆过一阵,知道钻石之争,所以拍摄一部讲述非洲人民钻石苦难的电影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说:“爱德华给我印象最深的地方在于,他希望拍摄一部有趣的冒险片,而同时还掺杂着复杂并颇具争议的政治观点。正是这点吸引了我。”

  在兹威克看来,电影人的首要任务是娱乐大众,而如果除了娱乐之外,还能在影片中引发对一个时代或一种境况的了解和理解,那么就会产生转变的期望,尽管一部电影改变不了世界,但起码会起到号召的作用。

  随着对剧本研究的深入,兹威克还总结出一条规律:“几乎每次贵重自然资源的发现,不管是钻石、橡胶、黄金还是石油,都会为出产国带来悲剧,更糟的是,这些资源的收益很少能服务于这个国家的人民。”

  出生在南非的制片人吉莉安·戈菲尔(Gillian Gorfil)说影片并不是想在整个钻石工业投上阴影,而是交代“血钻”所具有的特殊渊源。兹威克也一再强调,“血钻”的故事并不局限于塞拉利昂,世界上因为政治事件失控的每个角落都可能有家庭失散,很多无辜的普通人会成为牺牲品。他说:“在制作影片过程中,童军和对儿童的改造问题也让我的心绪无法平静,在我手中剧本的封面上,我写了一句话:‘儿童就是珍宝。’在每天拍摄开始之时,这句话都会最先映入我的眼帘。”

  兹威克曾形容自己“永远都是学生”,在影片开拍前,他研读了大量相关背景资料,并同塞拉利昂著名记者兼电影人索里尔斯·塞穆拉(Sorious Samura)取得了联系。塞穆拉拍摄的《哭泣的弗里敦》(Cry Freetown)是关于塞拉利昂内战的唯一最权威的纪录片。当大多数记者选择逃离那个国度,其他国家对混乱局面熟视无睹时,塞穆拉决定留下来,将发生的一切都拍摄下来。当时情况非常危险,塞穆拉已经得知有9位同行惨死在枪口之下,他想自己如果能幸存下来,全世界就会看到塞拉利昂的危难,国际社会就会采取行动。结果这部《哭泣的弗里敦》在全世界都获得了认知,还摘取了几个权威奖项。不过,让塞穆拉想象不到的是,几年之后,他会来到一部动作片的片场,他回忆说:“当得知爱德华·兹威克正在致力于一部关于塞拉利昂的电影时,我希望确定所有细节能忠于事实。尽管影片的故事和人物都是虚构的,但传达真实的原委是很重要的。在我和爱德华的交谈间,发现他和我想的一样,敬意油然而生。我告诉他,我想参与拍摄。”

  “索里尔斯是我们的天赐珍宝,”兹威克说,“他的作用远远超出了技术顾问,不仅仅是对服装和道具提出建议,还将我们介绍给会说门德语和克里奥方言的人,让我们了解到多元化的塞拉利昂文化。他曾和童军、走私犯和雇佣兵接触过,这种经验对我们的演员尤为重要。索里尔斯是朋友,是顾问,是权威,是拍摄中的灵魂人物。”

  虽然影片要在塞拉利昂拍摄,但赤道西非不具备容纳剧组大队人马的基础设施,于是需要寻找替代之处。最后,剧组在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爱德华港附近找到了理想地点,其中茂密的雨林地形为片中钻石矿、难民营和本杰明的学校这三处主要布景提供了背景。

  天气是最让剧组头疼的问题,在导演兹威克从影的多年间,本片是他第三次祈祷天公作美的影片,然而事与愿违,剧组遭遇了当地有史以来最大的降雨记录,所能做的一切只有适应,因此兹威克和摄影师经常要重新设计镜头。

  制片人保拉·韦恩斯坦打趣的说:“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地区,每天一早,大家聚在一起,首先要做的就是形容前一晚看到的臭虫的大小。在这种条件下,你必须具有幽默感。”

  除了恶劣的天气和野外生存条件之外,剧组还面临着苛刻的环境监督。在剧组开进山谷之前,必须进行全面的环境影响调查。工作过程中,必须遵守环境管理规划,夸祖鲁-纳塔尔省土地局的官员每天都在监督剧组妥善处理当地植物,需要移走的当地植物必须正确移植、精心维护,当拍摄完成后必须移回原位。为了营造出塞拉利昂特色,剧组还从塞拉利昂运来了一些特有植物,以装点拍摄场地。既然需要卡车运送,就需要铺设道路,剧组在金属丝网上铺出一条能够承受大型车辆的临时道路,在拍摄结束后这种结构便于轻松掀起,自然植被将逐渐让原貌得以恢复。

  结束在南非的拍摄之后,剧组转道莫桑比克,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将会扮作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出现在影片中。剧组在当地聘用了大量临时演员,曾与兹威克合作《最后的武士》的服装设计师恩吉拉·迪克森(Ngila Dickson)赴塞拉利昂选择面料,并在旧货商店中找到很多与故事年代相符的服装。

  为了防止影片拍摄的骚乱和交战场景惊扰到当地居民、并引发对曾发生过的莫桑比克内战的恐慌,剧组散发了大量传单,新闻媒体也在通告居民他们的所见所闻不过是为电影拍摄准备的。这段场景拍摄得非常真实,以至剧组的门德语方言教练不忍观看。塞穆拉说:“悲伤的记忆重现眼前,我必须承认,这让我意识到幸存下来是多幸运,我回到宾馆房间哭了起来,然后挂电话给孩子说我爱他们。”

  在影片拍摄期间,很多演职人员曾造访马普托的SOS儿童村。拍摄结束后,拆除布景后的大多道具、建材、服装、甚至一些个人财产都被分发给当地孤儿院和医院。另外,剧组的建筑部门还为孤儿院制作了桌椅。

  与所罗门不同,丹尼生活在天堂中,他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且理性令他处于一种不败的境地,他所欠缺的只是财富的积累。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悄然地发生着转变。起初,他帮助所罗门寻找家人只是一种程式,为了得到粉钻,他不得已而为之的。这个过程虽然危险,但他却从所罗门身上知道了非洲人们的苦难,这是他闲暇时根本无法真正去思考的事情,而另一方面,记者麦迪的理想主义令他产生了一种敬仰。于是,这个只想逃离非洲混乱局面的战争贩子真正地开始审视非洲人的生活以及造成这种苦难生活的根源。与所罗门一起行走的过程是一种认知的过程,丹奇开始关注自己曾经生活过的这片土地了,红土,离不开的土地也是浸透了鲜血的土地。

  而令丹奇产生最大转变的便是那个受土著保护的老人,与其说老人在保护一群苦难的孤儿莫若说老人在保护着非洲本来应该拥有的善良,让孩子们远离战争远离贪婪,这是老人的心愿。这同样是一种理想主义。如果说麦迪的理想主义是外在的,尽自己所能阻止西方世界对非洲的掠夺,那么老人的理想主义则是根本的,内在的,保持住非洲人民应该拥有的善良。但路口守卫的少年那一声枪响将老人的理想主义击碎了。非洲依旧是一个现实的世界,与理想距离太远。

  在矿河边上,已经被洗脑的迪亚令人感到是那么陌生与可怕,一个好少年终于变成了野兽,而那个独眼龙似乎也抱有与丹奇同样的心理,离开非洲,离开这个地狱般的世界。此时,对财富的渴望似乎并不能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因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有着生存的权利,都是为了离开非洲而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也包括所罗门。但比财富更重要的是,所罗门更惦念着自己的儿子。迪亚在最后关头完成了土著老人心目中的善良,他终于从恶魔附体般的意识中苏醒了过来,但丹奇却无法离开了。

  丹奇的死看起来似乎有些老套,但实际上他是死得其所的。其实这并不在于他是否真的转变了,而是一种临死前最后的理想主义。离不开这片红色的土地,也许这是一个宿命,但他却因为理想主义而死去的,他救下了所罗门父子,也帮助麦迪完成了揭露西方交易的内幕。

  于是,丹奇从一个极度理性的人物转变成一个如麦迪一样的理想人物,但纵观整个过程,他其实一直在两者之间徘徊,即便是最后的转变也是由于死亡让他没有选择。于是,这个人物变得极度立体,也极为可信。迪卡普里奥在此片中这种心态的把握并没有因为影片过份的暴力而有丝毫削弱,反而显得分寸有度,能够入围奥斯卡提名的确名至所归。

  影片通过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不但丰满地表现出丹奇这个亦正亦邪的人物,而且极度真实地再现了非洲土地上人们那种地狱般的生活。钻石是美丽的,但在非洲大陆,任何的美丽为了生存都将被血色所浸染,无论是鲜红的,还是黑红的血色。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