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造钻石价格 > 董事长对抗监管执法:“我还怕你们不成!”“

董事长对抗监管执法:“我还怕你们不成!”“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2月04日

  央视财经2021年2月1日讯 1月13日,上交所正式对*ST金钰作出终止上市决定。曾被视为“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成为2021年第一只被强制退市的股票,280亿元市值灰飞烟灭。

  而让“翡翠第一股”“玉石梦碎”的正是它的财务造假。去年12月,*ST金钰因虚构交易、连续2年半财务虚假记载收到上交所监管函;监管部门更是早在2019年年初,就盯上了这块“疯狂的石头”。

  2019年初,证监会决定对东方金钰进行立案调查,公司高管拒不配合,态度恶劣,企图逃避执法人员的调查。

  东方金钰时任董事长赵宁:你有本事你去整啊,这个我还怕你们不成,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第一次进场调查时,证监会调查人员就发现案件非常棘手。一方面东方金钰高管态度恶劣、对抗执法。

  另一方面,公司的主要存货都是经过数量盘点的翡翠原石,并且原石属于非标品,其价值较难判断。那既然不能从存货上进行突破,调查决定从另一个角度着手,那就是资金链条。

  证监会东方金钰案件调查人员:钱从东方金钰自体出去,转给东方金钰的客户,东方金钰的客户拿钱来购买东方金钰的原石。

  要确定违法事实,发现表面问题还不够,还需要充分确实的证据为支撑。虽然东方金钰的公司总部在深圳,但涉及造假的孙公司在云南,其办事处甚至设在了中缅交界的一座未开发的小岛上。

  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寻找人证、物证很难,而东方金钰的管理层甚至还威胁恐吓办案人员,进一步加大了执法工作的难度。

  证监会东方金钰案件调查人员:我们去之前赵宁就跟我们说过,你们要注意安全,因为那个已经是出关了,如果夜晚在那边走,跟缅甸那边赌石的还价,或者有口角的话,对方很容易会突然举起枪朝你射击。

  东方金钰财务造假之所以备受各方关注,一方面是东方金钰的公司管理层亲自参与其中,而且数额十分惊人;另一方面,证监会调查人员的取证办理过程中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

  桌子上这厚厚一沓银行流水,都是证监会调查人员一张一张找回来的证据。到底谁是东方金钰的客户?这些客户到底存不存在?交易款项到底源自哪里?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证监会执法人员多次往返广东、云南各地进行取证,核实众多细节,在茫茫人海中,将人证物证搜集归案。

  证监会东方金钰案件调查人员:寻访他们的难度很高,第一找不到人,可能只是在公司打短工,只留下了手机号码,有的时候连领钱都是用现金,寻访不到人;第二,寻访到以后,与他们的沟通也存在困难,大部分人没有接受过教育,可能连汉字都写得很困难。

  证监会东方金钰案件调查人员:东方金钰的客户中,有一个名叫保生的人,出现在了东方金钰的购销合同中。我们通过对保生进行访谈,他确认了这些账户不是他本人操作,他也说自己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这些资金与他本人也没有任何关系。

  经证监会查明,2016年12月至2018年5月间,东方金钰为完成营业收入,在2016年虚增营业收入1.42亿元,虚增营业成本4665万元,导致虚增利润总额9504万元;

  2017年又虚增营业收入近3亿元,虚增营业成本超1亿元,导致虚增利润总额1.8亿元,占当年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的59.7%;

  2018年,东方金钰在半年报里虚增营业收入1.2亿元,虚增营业成本4100万元,虚增应收账款7720万元,导致虚增利润总额7900万元,占2018年半年报利润总额的比例更是高达211.48%。

  2020年9月,证监会对东方金钰开出60万元的罚单,并对赵宁等相关当事人处以数额不等的罚款,并采取5-10年不等的市场禁入措施。做出这样的处罚又是基于什么呢?

  面对财务数据异常的调查和监管部门的问询,东方金钰多次利用“行业特殊性”“客户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等借口来掩盖真相。公司时任董事长赵宁还在调查和问询过程中,对调查人员进行言语和人身攻击,气焰十分嚣张。

  东方金钰时任董事长赵宁:你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我今天就把线月立案,经过调查取证、事先告知、听证会,到2020年9月最终下达处罚决定书,在长达1年多的时间里,证监会调查人员与东方金钰的管理层斗智斗勇,最终揭开了“翡翠帝国”的真实面貌。

  这家造假无度的公司,在被揭开了虚假的面纱后,终于被擦亮眼睛的投资者所淘汰。

  公开数据显示,*ST金钰从2020年11月25日至12月22日20个连续交易日,股票收盘价格都在一元之下。由此触发了上交所规定的终止上市的情形。

  2020年10月9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作为重中之重,进一步规范发展资本市场。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