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造钻石价格 > 变脸巨亏后首日跌停 豫金刚石股民:亏损单位有

变脸巨亏后首日跌停 豫金刚石股民:亏损单位有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3月03日

  说好赚9000万,却变成亏损50亿,这一变化对投资者的震动,不亚于婚礼前一方落跑而给另一方所带来的冲击,何况曾经说好的钻石呢?而如今“落跑”一事却发生在一家上市公司身上——“人造钻石大王”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豫金刚石)。

  消息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4月7日,豫金刚石股价一字跌停,随即有投资者“一脸蒙圈”地询问上市公司:“针对公告《2019年度业绩预告及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提问,亏损的单位有没搞错?是万元?亏损45亿-55亿元?”

  对此,豫金刚石也“一本正经”地回答:“您好,公司初步核算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45-55亿元,具体情况请参阅公告。”

  不过,最感叹命运弄人的或许不是这位投资者,有机构4年前参与定增,却熬成了第一大股东。北京天证远洋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天证远洋”)2016年以每股8.70元认购豫金刚石22988.51万股,占总股本比例19.07%,随后持股一直没有变动。然而,截至4月7日收盘,豫金刚石股价下跌9.90%,报2.64元/股,按此计算,天证远洋已浮亏近7成。

  在此背景下,原第一大股东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华晶”)却自2018年开始减持,持股比例由20.46%下降至去年三季度末的12.28%,退居第三大股东,不过由于河南华晶实控人郭留希仍持股15.37%,因此,郭留希仍是豫金刚石的实际控制人。

  在河南华晶开始减持的同一年2018年,豫金刚石的资金问题也开始渐露端倪,而在上市9年以来年年盈利的记录,也在随后的2019年被打破。

  今年2月28日,在自去年四季度以来愈渐浓厚的大额借款诉讼阴霾下,豫金刚石仍交出了一份盈利的成绩单。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豫金刚石去年实现营业收入9.76亿元,同比下降21.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040万元,同比下降16.54%。

  不过,这一盈利很快就“烟消云散”。今年4月3日,豫金刚石披露业绩修正公告,预计亏损45亿元至55亿元。对于业绩变脸的主要原因,公告给出了四点说法。

  其一,截至目前,豫金刚石共涉及45项诉讼/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44.33亿元,部分诉讼尚未开庭,部分诉讼进入诉讼程序。其中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作为被告涉及的诉讼案件43项,案件金额约42.08亿元。

  随着诉讼案件的进展情况,及对相关事项的全面梳理,并经与律师团队充分沟通后,公司认为部分诉讼最终的法律判决很可能对公司不利,基于谨慎性原则,根据相关诉讼事项的证据及估算赔偿金额,确认预计负债约21.76亿元;

  其二,受新冠肺炎疫情及经济下行影响,行业环境变化对钻石可变现净值产生了较大影响,公司结合近期存货销售价格、未来成品钻石价格走向、市场供需变化,对存货的可变现净值再次进行了分析和评估,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测算本期对存货计提跌价准备约10亿元;

  第三、四点则分别是对部分应收款预计计提坏账准备并确认减值损失10.30亿元,以及对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补充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8亿元。

  令市场不解的是,在业绩快报中,豫金刚石已披露了大额诉讼的情况,而且自去年四季度开始即陆续披露了相关诉讼情况,为何一开始不做预计负债的会计处理?

  深交所称,今年1月曾两次向公司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核实说明预计负债计提的充分性,但公司均未对相关诉讼/仲裁案件计提预计负债,请公司补充列表披露45项诉讼/仲裁的具体情况,以及业绩预告和快报披露时未计提预计负债的具体原因等。

  4月7日盘前,豫金刚石披露了对该份关注函部分问题的回复,其表示,由于当时公司尚未获得有力证据且公司应承担义务的金额不能可靠计量,为此,公司在修正前的业绩预告和快报中未对与经营无关的诉讼案件计提预计负债。

  同时,豫金刚石在回复中指出,公司对部分一审判决诉讼案件公司采取上诉等措施争取免除承担相关责任,公司认为存在较大胜诉可能。公司计提预计负债诉讼案件30项,本次预计负债计提充分、足额,不存在应计提未计提的情形,但因部分诉讼案件尚未开庭审理或最终判决,本次预计负债计提仍存在不确定性。

  记者梳理豫金刚石在回函中披露的45项案件,发现大部分案件涉及豫金刚石和郭留希的相关借款和担保纠纷,部分案件已作出判决,其中豫金刚石作为被告的案件的最早判决出现在2019年5月15日。

  该案件为,河南中融智造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融公司”)诉称与豫金刚石、郭留希于2017年11月10日共同签署《借款及保证合同》,合同约定,豫金刚石向中融公司借款2亿元,郭留希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中融公司根据合同约定要求提前收回借款,截至2018年8月10日,公司未支付上述2亿元借款,保证人未履行担保义务。

  随后,中融公司将豫金刚石和郭留希作为共同被告起诉至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去年5月15日,法院判决豫金刚石归还中融公司借款本金及相关违约金和利息,郭留希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资料显示,豫金刚石于2010年3月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交易,公司主要经营超硬材料产业链的研究、产品开发和市场拓展,主要产品包括人造金刚石单晶、培育钻石饰品、微米钻石线、超硬磨具(砂轮)等产品。

  2018年年报显示,2016年-2018年,豫金刚石营业收入分别为9.64亿元、15.33亿元和12.4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8亿元、2.31亿元和9634万元。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两项业绩指标分别同比下降19.09%和58.28%。

  在2018年1月至2月间,豫金刚石股价急速下跌,从年内高点15.10元/股下跌至当年2月23日的最低价8.53元/股,将近腰斩。尽管期间,豫金刚石推出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但也于事无补。

  受此影响,豫金刚石当时的大股东河南华晶于当年2月22日向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办理了1000万股的补充质押,暂时稳住了股份质押的风险。但随后豫金刚石股价就此开启了下跌通道,截至今年4月7日收盘,股价报收2.64元/股,较2018年高点15.10元/股下跌82.5%,市值也由178亿元蒸发至31.82亿元。

  去年8月8日,豫金刚石公告称,河南华晶因融资融券业务发生违约,其通过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有上市公司的1205万股存在被动减持的风险。

  2019年1月,豫金刚石完成7481万股的转让交易,受让方为河南财政厅控股企业河南农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交易价格为每股4.60元/股,这为其带来超过3亿元的资金,不过也就此“让出”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被当上”第一大股东的正是前文提到的天证远洋,这也涉及豫金刚石为节约资金而做出的第二个举动——终止募投项目。

  2016年10月,豫金刚石完成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45.88亿元。去年10月,这笔钱已用掉37.65亿元,而在此时,豫金刚石宣布终止已投入超过26亿元的“年产700万克拉宝石级钻石项目”募投项目,并将剩余的9.99亿元用作补充流动资金,用于公司大单晶金刚石、人造金刚石单晶主营核心业务发展需要和偿还银行贷款等。

  豫金刚石在公告中指出,受外部环境及控股股东流动性风险的影响,公司部分合作银行存在抽贷的情形,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愈发凸显,公司自有资金难以满足业务开展对流动资金的需求,导致短期内运营所需流动资金不足,流动资金的补充有助于公司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降低财务费用。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