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造钻石价格 > 小作坊变身大工厂 柘城金刚石产业真“硬”

小作坊变身大工厂 柘城金刚石产业真“硬”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5月30日

  中国钻石之都、中国金刚石微粉之都、国家超硬材料及制品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

  柘城的金刚石产业究竟有多“硬”?柘城每年金刚石微粉的产量和出口量,分别占到中国市场份额的70%和50%;去年,我国人造钻石产量占据世界总产量的90%,其中的80%来自河南。说“世界金刚石看中国,中国金刚石看河南,河南金刚石看柘城”,一点也不为过。在这个火热的初夏,“壮丽七十年·奋斗新时代”商丘报业全媒体增强“四力”大型主题采访报道团走进柘城县的金刚石企业和医药企业,走近企业老总及员工,探访柘城主导产业发展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微粉生产、磨具制造、钻石加工等各类金刚石企业云集,今天的柘城高新区一派繁忙的景象。

  1963年,我国第一颗人造金刚石在河南诞生。随后,很多人便开始研究它的应用范围。那时候,恐怕谁也没想到几十年后这里会一举成为中国超硬材料产业基地,柘城县高新区也于2018年一举升格为国家级开发区。

  河南省力量钻石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力量钻石股份)是柘城一家本土企业,总经理邵增明39岁,这家公司也见证着柘城金刚石产业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时任郑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聚晶金刚石方面的工程师——冯金章回自己家乡柘城县邵园乡创业,创办了柘城县第一家金刚石企业——柘城县邵园金刚石厂。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邵园金刚石厂由国有企业改制成私营企业,该厂的技术人员张志立、李建忠等人被分配到柘城县国营企业——柘城县拉丝模厂工作,赵三友、王占西等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开始了家庭作坊式生产。

  上世纪8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劲风使得很多民办企业甚至家庭作坊式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邵增明的父亲邵大勇作为当时做微粉生产的最早一批人之一,1989年成立了柘城县金刚石微粉厂。

  邵增明开始创业始于2000年大学毕业时。“当时柘城县金刚石微粉企业呈现出遍地开花的态势,从事金刚石微粉加工的企业达到100多家,从业人员1万多人,柘城成为闻名全国的‘中国金刚石微粉之乡’。”邵增明那时主要跑全国的市场,一次次艰难的经历也坚定了他创业的信念。

  那是2000年,当时福建的业务较多,福州长乐县一个小镇需要订购40万克拉(80公斤)的微粉,送货还要从上海转车。邵增明找来两个小拉车,只身一人带着用编织袋盛放的两袋货物从商丘乘坐绿皮车出发,历时27个小时到达福州。又历经艰难见到那位客商。本以为万事大吉的邵增明没有想到,对方担心量太小不给送货,才说要40万克拉,其实只需要10万克拉。

  那时候,金刚石产业的前景虽然很光明,但企业的日子并不是太好过。2006年,为实施“工业强县”战略,柘城县成立了工业园区。力量钻石股份作为最早一批进驻园区的企业,邵增明回忆,当时园区门前是条小路,附近都是农田,非常荒凉。

  2009年,柘城县工业园区晋升为产业集聚区,重点围绕金刚石产业开展招商引资,并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力量钻石股份、惠丰钻石科技股份、厚德钻石科技、万克钻石工具、翔泰磨料磨具等一批金刚石项目相继进驻高新区,初步实现了金刚石产业的集群发展,实现了柘城县金刚石超硬材料产业规模扩张,金刚石超硬材料产业形成了从“原辅材料(碳棒)——金刚石单晶生产——金刚石微粉加工——金刚石制品生产”较为完善的产业链条,成为了国内产业链条较为完整的金刚石超硬材料产业基地。

  在力量钻石股份生产车间,成排的不锈钢容器里盛放着外观像红糖粒、盐粒状的金刚石产品。透过显微镜看去,给人的感觉便很直观了——一颗颗人造钻石晶莹剔透,璀璨夺目。

  相比之下,作为粉末状的金刚石微粉,用手捻起来感觉更细腻。“金刚石单晶就是小钻石,如果把单晶比成小麦,那么微粉就是面粉。”河南厚德钻石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继平介绍。

  在该公司的生产车间,31岁的合成工人梁春秀正在顶压机内放置石墨柱。她是柘城县牛城乡邢庄村人,个头一般,身子很单薄,但很能干。石墨粉和触媒粉均匀混合,压成石墨柱,装入叶蜡石模块内,两端盖上导电保温堵头,放入六面顶压机,在高压高温条件下生成金刚石。每天,这些合成工人守着顶压机,做着不知要重复多少遍的工作。

  力量钻石股份10栋标准化厂房错落有致,恢弘大气。生产车间内的六面顶压机更让人大开眼界。“我们的六面顶压机从2010年的40台发展到400多台。从产品系列上,包含了大颗粒单晶、宝石级单晶、工业金刚石、金刚石微粉四个完备的系列,发明专利17项,其他专利几十项。在行业内,我们生产的大颗粒单晶和宝石级单晶这两项在国内都比较领先,主要供出口,受到国际上广泛认可。”在邵增明看来,金刚石材料是未来的发展最前沿。他指着相当于大豆大小的大颗粒单晶说,这是我们自主研发的大颗粒单晶,单粒达到10克拉,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

  科技创新是第一生产力。邵增明举例说,早些年,一种金刚石白钻产品刚上市的时候行情非常好,在市场上火了一年多,有段时间停滞,国外有个别企业抬高产品价格,使得该产品一时间卖到天然钻石的价格。他们公司通过技术研发,不断进行技术改善,打破了该产品高高在上的价格,仅相当于天然钻石的15%~20%。“说白了,技术上突破不了,成本就降不下来。”“我们的产品新源砂轮系列在国内产量最大,技术也处于前列。主要出口欧洲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年产值一个亿,出口量占40%左右。”河南新源超硬材料有限公司技术负责人苏彦宾说。这家公司成立于1992年,在砂轮行业国内最大,专注于砂轮的研发与制造。砂轮系列包括高速四边机金刚轮、双边机磨轮、高速双边机磨轮、直边机磨轮、斜边机磨轮、异形圆质变磨轮、CNC磨轮及金刚石钻铣工具、汽车玻璃磨轮、雕刻磨轮、抛光轮等多个系列。

  “没有科技含量就没有发展!”苏彦宾拿起一个底盘直径约20厘米的砂轮,这个砂轮是他们公司新近研发的产品,出厂价就达到了2800元/个。随后,他又给我们看了一个底盘直径达到1.2米的砂轮,这种是最大的砂轮磨盘,主要用于打磨轴承。“可别小瞧了这不起眼的砂轮,它的用处很大。”苏彦宾说,我国迎来了5G时代,他们研发的相关砂轮产品,通过对手机壳和其他零部件的打磨,最大限度增强手机信号。去年该公司就已布局,与其他几家大公司合作研发相关砂轮磨具。在柘城惠丰钻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车间,一台台分选机非常壮观。这家公司20多年来专做金刚石微粉,纳米金刚石微粉制造为世界第一家,公司金刚石微粉月产量达到4000万克拉,金刚石破碎料月产量达1000万克拉。公司有先进的加工设备及国际上最先进的现代化检测仪器,并参与制定了于2018年7月实施的“超硬材料人造金刚石微粉标准”。那么,纳米金刚石微粉有多重要?该公司副总经理韩敬贺拿出一部手机说,手机内50多种零部件都要用纳米金刚石工具打磨,包括棱角等。韩敬贺说,公司产品的出口量占产量的40%,而在2008年以前占99%。他强调,我国工业科技水平在不断进步,“大量的金刚石产品用于内需,正说明了我国科技水平的提高!”

  走进河南省益华安盛金华农科技园大门,“河南省博士后工作站”的标识特别惹眼。在灌装车间,“全副武装”的技术人员正在操作高端设备。该公司主要生产兽药和兽用疫苗。科技园技术厂长李宏伟说,公司拥有河南省第一条注射液全自动洗烘灌一体机、第一条固体制剂封闭式自动预混罐装封袋机,设备的自动化水平全国先进。自2018年投产,实现产值5亿元,利税8500余万元,安排就业300余人。其产品销售网络布局全国,并已经开始在国外布局。在公司展厅,三个五年规划中,对员工来说最有吸引力的要算是第三个五年规划了:2023—2027年公司进入资本市场运作上市,届时公司员工将诞生10个以上千万富翁、100个百万富翁,所有员工年收入都在10万元以上。

  离开这家公司不一会儿,便到了商丘美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兽用生物制品生产企业,总投资10亿元,先后荣获河南省致病微生物基因工程技术研发中心、国家级重点微生物实验室、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荣誉。公司致力于研发新产品和新工艺,陆续投入5000余万元购进高精实验室设备,并组建了美兰生物研究院,目前公司研发能力已达到国内领先水平。据了解,近年来,柘城县充分利用生态资源优势,培育壮大生态医药产业。目前,柘城县高新区内已经形成了以益华动物药业、华润双鹤药业、美兰生物科技、华商药业为龙头,具有突破关键技术研发能力的省重要医药生产基地。

  采访团离开柘城县高新区已是傍晚,夏日的余晖洒落一地,给柘城大地披上一层金黄色的薄纱,亦如那金光闪耀的钻石,向世人展示着一座小城的“硬”实力。

  柘城县坚持经济高质量发展,聚焦产业集聚区“二次创业”,全力抓好“四个五”重点工业项目的智能化升级和转型提速。2018年,华晶金刚石、施诺德钻石等12个项目建成投产,惠丰钻石、厚德钻石科技等20家骨干企业不断发展壮大,产业集聚区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8.7%,税收收入再创历史新高。28家企业实施了绿色化、智能化和技术改造,美兰生物、中牛集团、惠丰金刚石3家企业分别成功创建省级智能化示范工厂、绿色化示范工厂。全县新增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家、省级高新技术企业4家,累计分别达到12家和19家,分别居全市第1位和第2位;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获得科技部B级认定。全县上市挂牌企业达到40家,力量钻石成为商丘市2018年唯一一家进入上市辅导的企业。

  今年,柘城县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巩固、增强、提升、畅通”的“八字方针”,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以创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目标,加快推进产业集聚区“二次创业”,突出抓好25个重大工业项目、60家规模以上企业生产经营,提升集聚区的规模和效益,确保“四上”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突破280亿元。用好总规模50亿元的商丘新材料产业发展基金,促进力量钻石、惠丰钻石、厚德钻石等企业加快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加快建设华晶新材料二期、宝晶新材料、蓝山钻石等4个3亿元以上项目,推动工业产品和钻石首饰并行提升,进一步擦亮“中国钻石之都”品牌。

  2019年年内,华晶新材料、力量钻石、盛宏服饰力争创建成为省级智能车间,宁丰木业、惠丰金刚石、海乐电子创建成为省级智能化工厂,美兰生物创建成为省级绿色工厂,全面完成26家企业技术改造。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着力推进创新平台建设,新增高新技术企业3家、工程技术研发机构2家、省级科技型中小企业8家。积极推进企业挂牌上市,年内3家企业完成股份制改造,10家企业在中原股权交易中心挂牌,惠丰钻石、海乐电子2家企业进入上市辅导,力量钻石下半年向证监会申报上市,努力实现柘城县上市企业“零突破”。 商丘报业全媒体记者 蒋友胜

  都说柘城的金刚石最“硬”。经过连续几日的深入采访,我发现,在这儿,有着比金刚石更“硬”的东西。

  一克拉钻石到底有多大?去柘城采访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一克拉大于无限!”商丘华晶钻石有限公司大型生产车间外的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没错!这是华晶钻石的经营理念,更是柘城做实金刚石产业的价值观。

  有梦就有远方。这话适用于一个人的打拼过程,同样适用于一个产业的发展历程。30年,踏踏实实干事业,心无旁骛钻业务,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使得自己的路子越走越宽,实现了从一个个家庭式小作坊走向国际市场的华丽转身。对柘城人来说,现在,在当地见到“老外”并不是一件稀罕事,他们大多是金刚石企业的客商。更值得我们期待的是,在当地政府的精明决策和政策引领之下,他们放眼全球,致力于加速产品的研发创新,促进我国创新型经济的发展,将源自中原大地的创新成果推向世界。 商丘报业全媒体记者 宋亚威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