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造钻石价格 > 印度新“钻石王国”之梦 成为全球钻石加工中心

印度新“钻石王国”之梦 成为全球钻石加工中心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6月04日

  通常,一提到钻石,人们马上会想到盛产钻石的南非、塞拉利昂等非洲国家,好莱坞影星迪卡普里奥主演的电影《血钻》更加深了人们“非洲产钻石”的印象。然而您是否想过这样一个问题:非洲矿工挖毛钻,欧美富人买钻石,这其中的加工环节是谁完成呢?答案却是印度。

  如今印度西部港口城市苏拉特已成为全球钻石加工中心,世界上92%的钻石是在这里切割的。印度也因此被称为新“钻石王国”。

  众所周知,璀璨夺目的钻石需要经过精工处理。开采毛坯钻石(简称“毛钻”)只是利润最薄的第一道程序,主要由非洲原矿完成。毛钻要成为钻石,需要经过切割、打磨、抛光等精细步骤,是十足的“技术活”。就成本而言,钻石加工业的利润远远超过开采毛钻,印度人就敏锐地抓住了这一商机。

  比利时安特卫普曾是“世界钻石首都”,钻石后期加工产业在世界上享有盛名。这里长期是犹太商人的天下。上世纪七十年代,印度人来到了安特卫普,开始挑战正统犹太人统治钻石贸易长达数百年之久的垄断地位。到了90年代,印度人在当地总值360亿美元的钻石贸易中占到了2/3的份额,而犹太人的份额则从二十年前的70%下降到了25%。

  印度钻石商人其实是来自印度古吉拉特邦巴伦布尔村、由数百户家庭通过姻亲关系结成的庞大家族—贾殷世家。他们凭借着出色的商业头脑和信誉获得了同行的认可。和过去的钻石“霸主”—犹太人一样,亲密的血缘关系也为贾殷家族的钻石生意提供了许多便利。

  印度人最初从钻石行业的最底层做起,特别是犹太人的大公司不感兴趣的毛钻生意,然后把钻石运回印度进行切割和抛光,这样便节省了80%的劳动力成本。最后的加工程序再由设在孟买和苏拉特等地的家族企业负责。随着利润率的提高,印度商人不断投资、扩张和增值,逐步涉足成钻市场并最终超越了犹太人。

  尽管印度人在安特卫普登上了钻石贸易的主导地位,但是当地的钻石行业最高监管机构对他们却一直紧闭大门,直到2003年才有两名印度商人被选为比利时钻石高层议会的委员。2006年,印度人在 11个钻石高层议会席位中夺得5席,全面超过犹太委员席位。

  位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被誉为“世界钻石首都”,在钻石的切割、加工、设计及销售行业中一直居于中心地位,全球80%的毛坯钻石和一半的成品钻石(简称“成钻”)在安特卫普交易,这里共有1500多家钻石零售和批发公司以及4家钻石交易所。六十年前,世界上所有的钻石交易所都集中在这里,可后来其它繁华的国际都市如阿联酋的迪拜和印度的孟买等地相继出现了共20家钻石交易所,抢走了很多市场份额。现在安特卫普却日薄西山,正面临着印度强有力的威胁。

  印度钻石加工业主要集中在孟买和苏拉特,特别是苏拉特凭借港口城市的便利,钻石工业发展得很红火。那里的钻石加工厂尽管加工工具往往多是锯子和凿子等,但那里打磨出的产品照样能拿到纽约第五街、伦敦邦德街等著名商业街上出售。去年,印度钻石出口额达到创纪录的110亿美元,而印度花在毛钻进口上的钱只有出口额的25%,巨大的贸易顺差令印度官员笑逐颜开。钻石加工还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仅苏拉特就有80万人从事钻石加工,而安特卫普只剩下800名钻石工人,远不及七十年代的2.5万人。

  不仅如此,印度还希望将孟买建设成新的“钻石之都”。去年印度政府宣布对毛钻进口实施零关税政策,同年毛钻的总进口额就接近20亿美元。政策优惠将会对印度正在兴起的钻石珠宝行业提供巨大的推动力。

  直接从矿业公司购买钻石有助于印度减少对除安特卫普以外的贸易中心的依赖性,从而减少中介费用,同时有利于保障俄罗斯和非洲等钻石出产地的长期供应。这样一来,南非最大的钻石商—德比尔斯公司在钻石销售和推广领域的地位就会受到威胁。目前,德比尔斯仍控制着全球80%的毛钻贸易。2006年,印度业内人士又成立了一个钻石集团—Diamond India Limited,负责从俄罗斯、博茨瓦纳、南非、安哥拉等国家进口毛钻并出售给印度商人。目前印度已经和俄罗斯国营矿业公司Alrosa和Gokhran建立了业务联系。据了解,印度从俄罗斯直接订购的毛钻总值1000万至1200万美元,而且数量仍不断增长。印度宝石和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的代表表示,“我们准备以后每年从俄罗斯进口10亿美元的钻石。”为加强与非洲的合作,印度将会为有关国家提供钻石切割和加工的培训课程,为当地钻石加工业的发展提供技术支持。印度央行—印度储备银行甚至批准国内商人向Rio Tinto、BHP、Endiama、Alrosa和Gokhran等五家外国矿业公司进口毛钻时,可无需银行文件提前支付。商务部还与多个钻石出产国进行了沟通,以确保毛钻长期稳定的供应。另外,印度当局正在筹建Bharat钻石交易所,促进亚洲钻石贸易,与安特卫普钻石中心遥相呼应。

  大量财富流进印度商人的腰包中。在比利时、以色列、瑞士等国,富起来的印度人比比皆是,他们很多都是做钻石生意发家的。

  尽管如此,印度的新“钻石王国梦”仍然需要克服诸多困难,首当其冲的便是官僚作风问题,例如Bharat钻石交易所项目迟迟没有进展等。多级政府部门的干涉抬高了成本且降低了效率。在印度,钻石商人不是只和一个部门打交道,而是要面对中央、地方多级政府的多个部门。此外,他们必须缴纳增值税,而税款返还的时间较长,因此阻碍了公司企业的资金流动。孟买的钻石行业还缺乏透明度,哈瓦拉(hawala,当地一种非正式的资金转移网络)交易大行其道,安全性远不及其它的国际钻石中心。

  同时,最新的行业动态以及经济全景也给印度增加了少许难度。首先,由于南非德比尔斯公司调整全球毛钻分销策略和拒绝了一些印度客户,印度国内的毛钻的供应量将会持续下降。其次,卢比价格看涨以及美国经济放缓也对印度的钻石加工行业造成了一定打击。加上卢比兑全球主要货币的汇价去年均有上涨,其中兑美元更是上升了12.3%,因此印度钻石珠宝出口的廉价竞争力受到影响。在2006-2007年财政年度中,印度60%的钻石出口是出口至美国,但最近12个月以来对美国的钻石出口却下跌了50%。行情走低必然对订单也产生了影响,连月来苏拉特市已有两千多家钻石加工厂停业。

  除此而外,还面临同行的激烈竞争。钻石璀璨的光茫总是能引得“唯利是图”的商人纷纷效仿。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毛钻生产国,南非不愿看到大部分钱被印度分走,当地商人也急起直追。由于不是原产品拥有者,印度在面对“钻石王国”南非的竞争时也有几份胆战心惊。世界钻石商“龙头”德比尔斯中心销售组织(CSO)首先发难。据悉,该组织正考虑对钻石产品出口征收5~7%的关税,这将使得印度进口毛钻的成本进一步上升。这些国家还要求在本国建立钻石加工厂,因此苏拉特的加工行业还将受到冲击,很多小型加工厂可能被淘汰。尽管这样做短期内会使本国利润下滑,但南非玩得起这场“零和游戏”。

  同时,印度还必须面临来自其它国家的激烈竞争。如中国目前拥有超过3万名钻石加工技师,仅次于印度,他们主攻大型珠宝钻石加工业务,每年进口毛钻约10亿美元。事实上,不少印度钻石公司已在中国设立加工厂。另外,迪拜也在利用新的现代化设施和免税日等措施来吸引钻石商人。与受欧盟约束的安特卫普不同,迪拜对于非法资金转移的操作更为宽容。也许迪拜的阿勒玛斯(钻石)塔大楼工程最能体现迪拜与印度之间的差异。阿勒玛斯塔于2005年开始动工,并于去年12月按时完工。相比之下,孟买的Bharat钻石交易所最先于1992年提出构想,预计于1996年建成,但却一拖再拖,现暂定于2009年初开幕。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的调查报告显示,印度目前在全球钻石加工行业中约占57%的市场份额,到2015年可能下降至49%。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