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造钻石价格 > 河南钻石统治地球

河南钻石统治地球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7月20日

  位于北京城区的通用机械研究所,灯火通明。此刻,王光祖和他的同事们,正拿着一颗晶莹剔透的金刚石,在实验室的玻璃上划试。

  这是一项保密级别为“绝密”的科研项目,代号“121”。北京的研究所提供生产设备和试验场地;郑州三磨所负责攻克金刚石工艺。

  金刚石应用广泛,比如勘探、精密仪器制作等,宝石级别的人造金刚石也可以叫人造钻石、培育钻石。

  近水楼台的河南人,开始扎堆做起了人造钻石的生意。2020年,我国人造钻石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其中八成来自河南。

  人造钻石看中国,中国钻石看河南。产业聚集之下,河南省诞生了人造钻石三巨头:豫金刚石300064股吧)(300064.SZ)、黄河旋风600172股吧)(600172.SH)、中兵红箭000519股吧)(000519.SZ)。

  近日,位于河南商丘的力量钻石向深交所递交了IPO注册稿。若它顺利上市,人造钻石三巨头或将变为四小龙。

  从郑州出发,往东南方向行驶240公里,来到商丘市下辖的柘城县。这里是远近闻名的“中国钻石之都”,也是力量钻石的诞生地。

  和公司名字一样,力量钻石的主营业务之一就是“卖钻石”。不过它卖的不是天然钻石,而是人工合成的人造钻石。

  上世纪80年代,从郑州三磨所辞职的工程师冯金章,回老家柘城县创办了邵园金刚石厂。冯金章没想到的是,金刚石厂昙花一现,却为日后柘城县的金刚石产业,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柘城县的第一颗人造金刚石,诞生于邵园金刚石厂;柘城县的第一批金刚石技术猿,同样来自邵园金刚石厂。

  1985年前后,邵园金刚石厂转企改制,部分员工被分配到了县拉丝模厂,部分掌握金刚石加工技术的人,开始创业单干,一时间,金刚石加工企业在柘城县遍地开花。

  一开始,和其他老乡一样,邵大勇做的是金刚石微粉生意。微粉生意本小利微,产品附加值低。

  邵增明后来回忆:“由于企业体量小,往往被人‘卡脖子’,原材料说涨就涨,从不给你打招呼;产品说降价就降价,有时候货送到才知道降价了。”

  后来,邵大勇引进西安交大研究生,开发高精密、高性能的金刚石超精微粉及新产品,这才有了突破,2006年邵大勇的公司产值突破1亿元,一跃成了柘城县金刚石微粉行业的“大哥”。

  郭留希和邵大勇年纪相仿,是河南周口人。邵大勇创业时,郭留希还是一个打工人。而河南长葛的乔金岭,已经小有成就,靠着从日本买来的金刚石生产技术,创办了黄河磨具厂。

  1994年,黄河磨具厂改组为黄河实业集团。3年后,黄河实业、日本ODK公司、郑州三磨所等5家公司合资成立黄河旋风,主要生产人造金刚石。黄河实业为控股股东,乔金岭担任董事长。

  公司成立后没多久,黄河旋风便率先登陆上交所。2002年,乔金岭以1.2亿美元身家排名福布斯内地富豪榜第58位,成为“河南首富”。

  郭留希在圈内摸爬滚打几年后,创办了远发金刚石公司,主攻金刚石原辅材料,也就是人造金刚石的上游。而它最大的客户,正是乔金岭的黄河旋风。

  看到自己的客户赚得盆满钵满,郭留希也想做大做强。2004年12月,郭留希把金刚石生产业务独立出来,组建了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金刚石”)。6年后,豫金刚石登陆深交所,郭留希实现了上市梦。

  彼时,在父亲的公司历练了5年的邵增明选择单干,创办力量钻石。和前辈们一样,力量钻石一开始生产的也是用于工业领域的人造金刚石。

  改变发生于2016年,大洋彼岸一个新组织的成立让钻石兄弟们看到了更大的光明。

  2016年,一个叫IGDA的国际合成钻石协会在美国成立,目的只有一个——让人造钻石发展的“更高、更快、更强”。

  中国是人造金刚石最大的出口国,然而生产人造钻石的企业却很少。有数据显示,全球人造钻石的市场规模高达百亿元。

  看到钱景的钻石兄弟们,开始卯足劲提高技术,希望将触角伸向国外钻石巨头的地盘。

  2016年,豫金刚石募集资金45.67亿元,用于投建年产700万克拉的“宝石级钻石”项目;黄河旋风募资3.3亿元,用于建设国内首条无色大单晶钻石和片状大单晶金刚石生产线年开始,力量钻石开始涉足人造钻石市场,并不断扩大其生产规模。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力量钻石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4亿元、2.21亿元和2.45亿元,其中,培育钻石的营收占比从6.58%增加至15.72%,增速最快。

  黄河旋风培育钻石业务的收入也在稳步增长,从2018年的0.4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3.6亿元,增长了800%。

  不仅如此,相比应用于工业领域的人造金刚石产品,有故事可讲的人造钻石平均毛利率最高。

  2018-2020年,力量钻石的培育钻石业务毛利率从48.49%增加至66.88%,而金刚石单晶的毛利率却从45.69%降至39.72%;金刚石微粉的毛利率从54.54%下降至40.59%。

  两年前,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专门在郑州成立了培育钻石分会,理事会成员包括豫金刚石、黄河旋风、中南钻石、力量钻石等近40家企业。

  贝恩咨询报告显示,珠宝级的实验室培育钻石原石产量约为600万至700万克拉,中国占一半,产量达到300万克拉。而中国的人造钻石中,又有八成属于“河南造”。在人造钻石的产业集群带动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造钻石生产基地。

  石墨粉搭配触媒粉,在高温高压的作用下,经过一系列骚操作,一颗晶莹剔透的人造钻石就诞生了。两者的物理、化学、光学特性完全一致,用砖家的话来说,“区别就好比‘河流里的冰’和‘冰箱里的冰’”,傻傻分不清。

  美国人干脆修正了钻石的定义,删掉“天然”一词,将天然钻石和实验室钻石都归类为钻石。

  凭借巧夺天工的技术工艺,河南的人造钻石在世界各地大放异彩。曾经誓死抵制人造钻石的珠宝大佬们,也开始放下身段,与人造钻石们抢那杯羹。

  前不久,央视财经发起一个题为“你会买人造钻石吗?”的微博投票。截至7月15日,共有2950人参与,其中选择“买,看起来一样就行”的有1581人,占比为54%;选择“不买,钻石还是天然的才有意义”的有563人,占比仅为19%。

  事实上,早期的人造钻石“身价”并不低。由于技术、成本等原因,人造钻石的价格一度接近天然钻石。

  后来,河南的钻石兄弟们努力提高技术,扎堆做钻石,人造钻石的价格才被打下来。

  贝恩咨询数据显示,近两年人工钻石的零售价和批发价都在快速下降。2016年,人造钻石的零售价还是天然钻石的80%,到2018年,人造钻石的零售价仅为天然钻石的一半,而批发价更是低至天然钻石的20%。

  高性价比之下,加之有环保、低碳属性加持,人造钻石的市场份额开始逐步提升。

  力量钻石在招股书中写到,培育钻石的市场需求处于快速崛起阶段,销售稳步上升。同时,3克拉、4克拉、5克拉及以上大颗粒培育钻石的产量、销量占比明显上升。

  2018-2020年,力量钻石的培育钻石业务收入中,1克拉以上培育钻石收入占比从8.26%增加到了89.21%;3克拉以上培育钻石销售占比从0.00%增加至28.34%。

  据了解,从2017年开始,世界钻石巨头戴比尔斯裸钻业务的销售额持续下滑。为了抵制人造钻石,戴比尔斯甚至推出过鉴别人造钻石和天然钻石的仪器。

  2018年,戴比尔斯推出培育钻石系列Lightbox Jewelry,并宣布投资9400万美元,用于扩大人造钻石产能;同年,施华洛世奇也布局人造钻石产业,收购了培育钻石品牌Diamagnetic;今年5月,潘多拉宣布停用天然钻石,同时推出培育钻石系列Pandora Brilliance......

  只是,当人造钻石的风越刮越大,直到天然钻石被吹下神坛,那一天也是下一个“钻石”开始讲故事的时候。

  点赞、转发文章至朋友圈,关注蓝媒汇财经(公号ID:lanmeihcj),并在后台留言“小目标”,即可加入蓝妹家人群。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