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造钻石价格 > 这个七夕我送给老婆一颗河南钻石

这个七夕我送给老婆一颗河南钻石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8月20日

  最近一周,餐桌上、茶几上、床上,张强总是能在家里发现“钻石”元素的存在。看似随意翻开的时尚杂志,总是恰到好处地停留在钻石的广告页。

  张强自己对钻石饰品没有任何感觉,但“老婆那么喜欢,怎么能不买呢?”为了让老婆开心,他还是悄悄准备了一枚钻戒当做七夕礼物。

  从上世纪90年代传入中国以来,30年间,钻石已然成为爱的象征,钻戒也几乎成为结婚的必需品。社交媒体上,“结婚真的需要钻石吗?”这个问题,回答数超过15000条。

  而把钻石捧上神坛的,正是全球最大的钻石商戴比尔斯。巅峰时,戴比尔斯几乎垄断了全球天然钻石的市场,并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但现在,逐渐兴起的培育钻石,却在以几乎一样的外观和更低的价格,冲击着上百年来钻石市场的固有格局。

  培育钻石,顾名思义就是在实验室里被培育出来的钻石,也叫“人造钻石”“合成钻石”。在培育钻石行业,中国贡献了全球一半的产量,而这之中,又有一半出自河南。

  河南培育钻石的工业基础来自人造金刚石,当初的目的并非时尚用,而是工业用。

  金刚石即钻石原石,工业领域一般用这个称呼,金刚石被 琢磨加工后就成为钻石。世界上大约50%的钻石用于工业用途,包括研磨、切割、钻孔和抛光工艺。 世界上开采的钻石中只有20%是宝石级的,用于昂贵的钻戒和耳环等。

  尽管钻石在全世界的储量并不少,但分布非常集中,目前探明的钻石矿主要分布在俄罗斯、博茨瓦纳、加拿大、刚果和澳大利亚等国。

  我国天然钻石矿稀缺,只能从国外进口,不仅要耗费大量外汇,还受国际形势影响。最初,中国的金刚石供应国主要是前苏联。

  1960年,中国的金刚石供应被切断。当时正赶上中国发展工业,精密机械、石油开采、冶金等领域无一不需要金刚石。

  1960年10月,第一机械工业部下达了一项代号为“121”的国家重点科研项目。这个课题,任务是研发人造金刚石,解决被国外“卡脖子”的难题。

  当时,北京通用机械研究所、郑州三磨所、地质科学研究所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人造金刚石研发。3年后,中国的第一颗人造金刚石诞生。随后,郑州三磨所接下了将人造金刚石投入工业化生产的任务。

  1965年,中国第一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六面顶压机安装完成,并在第二年投入批量生产,年产1万克拉。

  几代科学家的不断努力下,到了2000年,我国人造金刚石达到12亿克拉(1克拉等于0.2克),一举成为全球产量最大的国家,并保持至今。

  随着人造金刚石合成工艺的不断提高,颜色、重量和纯净度达到一定标准的宝石级金刚石大单晶可作为培育钻石用于消费领域。

  目前,在河南的相关企业中,已经上市的有黄河旋风、中南钻石(被中兵红箭 收购)和*ST金刚,已经过会的 有力量钻 石。 2020年,全球培育钻石毛坯的产量,有一半来自中国,前三名产量出自黄河旋风、中南钻石、豫金刚石。

  比如,人造水晶制造商施华洛世奇,早在2016年,就开始在自己推出的产品中采用培育钻石,后来还收购了培育钻石品牌Diama。最大的珠宝商之一潘多拉则直接对外宣布,全部使用培育钻石。

  就连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都在2018年修改了“钻石”的定义,将“自然”两个字删除,毕竟实验室制造的与开采的钻石,是具有相同光学、物理和化学性质的产品,也是钻石。

  但另一方面,仍旧有不少人表现出了对培育钻石的抵制。有意思的是,这种抵制跟钻石本身的技术无关,而是跟“情爱”扯上了关系。

  原本,钻石只是奢饰品珠宝的一种,只有贵族和有钱人才会为它买单。对普通大众来说,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实在算不上必需品。

  纵观全球,奢侈品消费基本上是随着经济重心的转移而变化的。19世纪后期,美国逐渐成为全球经济的重心,也顺理成章地成了钻石消费的最大市场。

  一战后,美国钻石市场萎缩了一半,这可愁坏了最大的钻石商戴比尔斯。于是,老板找到艾耶父子广告公司,商量对策。

  这个广告公司分析,钻石不好卖,是社会经济格局变了,其他奢侈品带来的冲击大了。这些,都不是戴比尔斯能改变的,它能改变的只有自己的产品定位。光靠贵族不行了,那就去“征服”普通人,这样一来,市场空间自然就大了。

  在这个大思路下,艾耶父子广告公司决定,把钻石和浪漫、爱联系在一起。于是,钻石被包装成了“爱的礼物”。

  1947年,这家公司还策划出了在广告营销史上足以“封神”的广告语:“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之后,戴比尔斯又借助广告、电影等媒介,大力宣扬这种理念,最终让钻石等于爱和浪漫的想法,在消费者心中根深蒂固。

  于是,订婚、结婚时,钻戒几乎成了“标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种观念又从美国传到全球各地,收割着全世界消费者的钱包。

  戴比尔斯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钻石珠宝市场需求量达760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占比47%,中国市场占比13%。

  上世纪90年代,钻石消费开始在我国兴起。短短20年间,随着经济发展、消费理念的变化,到2010年,我国就超越日本,成了全球第二大钻石珠宝消费市场。

  近年来,美国、中国一直是全球钻石珠宝消费市场增速最快的两个国家。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钻石珠宝市场需求达707亿元。

  到了2021年,全球钻石市场更是出现疫情后的复苏状态。据央视财经报道,2021年上半年,上海钻石交易所进口钻石15.76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比2019年同期上涨近50%。

  下游需求复苏了,但是上游开采量却因疫情受到限制,天然钻石价格因此上涨。2020年12月到今年7月中旬,钻石供应商戴比尔斯五次提高钻石原石价格。

  据央视财经报道,2020年8月至今一年左右的时间内,毛坯钻石价格上涨了30%左右,成品钻石价格上涨约20%。

  天然钻石广受追捧,是因为钻石供应商戴比尔斯深入人心的营销。其价格高,则是因为市场上天然钻石相对稀缺。美国地质勘探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钻石储量约14亿克拉,开采量却只有5500万克拉。

  上游钻石矿被戴比尔斯等几家大公司垄断。2016年,戴比尔斯、埃尔莎、多米尼克和卢卡拉等7家公司成立了天然钻石联盟,其产量占全球天然钻石总产量的四分之三。

  联盟垄断,再加上这几年全球没有发现新的钻石矿,就造成了天然钻石的稀缺和高价。

  在天然钻石越来越贵的情况下,和天然钻石结构、外观几乎没有差别的培育钻石逐渐兴起。力量钻石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已经能量产2-5克拉大颗粒高品级培育钻石,处于实验室研究阶段的培育钻石,能达10克拉。

  技术进步后,培育钻石的价格也越来越低。贝恩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1克拉(GVS)品级的裸钻,培育钻石的价格是天然钻石的35%,而在2016年,这个数据还是80%。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在水里游的戴比尔斯,远比站在岸上的消费者们更清楚,培育钻石一旦被广泛接受,会给天然钻石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于是,当戴比尔斯看到培育钻石的经营者们,企图像曾经的它一样来一套“洗脑式营销”时,率先开始了培育钻石与天然钻石之间的正式交锋。

  2018年5月29日,戴比尔斯发表声明,宣布将在9月推出培育钻石品牌Lightbox Jewelry。

  有意思的是,与过往给天然钻石唱高调不同,戴比尔斯对待培育钻石的态度相当随意,高管直言其“不稀有”“不珍贵”,只适合在“情感较浅的表达场合”佩戴。

  相比于给天然钻石制定“4C”标准来凸显身份,戴比尔斯都懒得给培育钻石分级,“因为它们不值得被分级,都一样”。并且,戴比尔斯只做饰品,不做婚戒,借此将天然钻石与培育钻石的“意义”区分开。

  所以,在戴比尔斯给培育钻石制定的规则里,无论是无色、蓝色或是粉色钻石,都不会产生克拉溢价,即钻石的价格不会随着重量递增,呈指数级增长。

  此外,戴比尔斯推出的培育钻石,定价为800美元/克拉,约5000元人民币。但目前国内市面上培育钻石的价格在2万-3万元人民币/克拉。戴比尔斯这样的定价,让其他培育钻石商的生意很难做。

  就连口号,也从原先的“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改成了“May not be forever,but is perfect for right now”(并非永恒,但正切当下),将重点放在了“培育钻石不会永恒”上。

  与明明白白地抵制培育钻石的冲击不同,戴比尔斯打了一个迂回战。它表面上将培育钻石当作了一个新市场,但另一方面却又仿佛在说“假的就是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的”,那高傲的态度,仿佛将培育钻石当成了丢在沙滩上也不会心疼的物件。

  它以行业规则制定者的身份隆重出场,将本来有可能在暗地里茁壮生长的培育钻石,抬到了明面上,直接宣布培育钻石不被“官方”认可。

  戴比尔斯指望培育钻石赚钱吗?或许从来没这样想过。它对此的高调进军,可能只是为了引导舆论,将天然钻石的独一无二又做了重申。

  经济学家凡勃伦在《有闲阶级》里提出的“炫耀性消费理论”,刚好可以解释人类对钻石的欲望。

  所谓炫耀性消费,指的是富裕的上层阶级,通过对物品超出实用和生存所必需的浪费性、奢侈性,向他人炫耀和展示自己的金钱财力和社会地位,以及这种地位所带来的荣耀、声望和名誉。

  而其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以珠宝、钻石及其他奢侈品为代表的“blingbling”牌子的崛起。这也是为何,钻石这个东西一开始只在欧洲贵族中流传,后来成了普通人追求的目标。与其说他们向往钻石,不如说向往的是钻石背后的身份和地位。

  而戴比尔斯的“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把钻石与爱情捆绑在了一起,将收割的镰刀挥向了更多的普通人,尤其是对爱情有着美好向往,更加感性的女性。

  玛丽莲·梦露在电影《绅士爱美人》中扮演拜金小姐,高唱“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渴望钻石的女孩是渴望美好的婚姻。

  在这样的氛围烘托下,没有什么比钻石更适合爱情和婚姻了。或者可以理解为,“给我一颗钻石”就等同于“我得到了爱”。

  于是,虚荣心理、对爱情的渴望以及商业运作,将“昂贵但本来没用”的钻石,捧成了奢侈品和收藏品。

  但实际上,抛开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钻石恒久远”的另一层内涵可以理解为,千万别抛,否则钻石的市场价格会不稳。

  但如今,随着女性力量的觉醒,民族自信、文化自信熏陶下,Z世代的女性们仍旧向往爱情,但又有几个会将情爱寄托在一堆碳元素上?对自己更加自信的女性们,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魅力,同时更实在,轻易不会被洗脑。

  在这些人眼中,与其说钻石是爱情的象征,不如说它是一个blingbling的漂亮首饰。钻石被脱去神圣的外衣,开始回归佩戴属性。所以,培育钻石的市场才会逐渐增加。

  根据贝恩咨询数据,如今,消费者买钻石最大的理由,并非关乎婚姻、爱情,而是“悦己”。戴比尔斯营销几十年打造钻石和爱、浪漫挂钩的理念,正被如今的消费者逐渐抛弃。

  美国人群中,为了犒劳自己买钻石的比例达29%,在中国这一数据更是高达46%。

  “在我看来,钻石就是一种普通珠宝,男朋友送我钻石和送其他礼物一样,我更在意他日常相处对我流露出来的情谊。对我不好,送钻石也没用,对我好,更不需要用送钻石表明。”95后女生高露这样告诉市界。

  戴比尔斯的高管讽刺培育钻石时,曾说“爱、承诺、永恒不会在实验室里生长出来”。然而,对于现在的男女来说,什么能代表“爱、承诺和永恒”,由他们自己说了算。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