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然钻石 > 开采钻石碳排放几何?这份报告全面解读天然钻

开采钻石碳排放几何?这份报告全面解读天然钻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5月20日

  面对一颗天然钻石,钻石行业制定了严格的“4C”标准来评定:克拉数(Carat Weight)、颜色(Color Grade)、净度(Clarify Grade)和切工(Cut Grade)。每一个“C”都有详细的规则和精确的数字去评判等级,而4个指标的综合表现,则直接决定了这颗钻石的最终价值。

  在4C标准下,一颗钻石的优劣一目了然。然而面对天然钻石的生产商,是否也能找到精确严格的4C标准去评判呢?遍布全球的天然钻石的开采行业,给他们的员工提供了多少福利和保障?付出了多少预算去替换使用清洁能源?尽到多少的社会责任,将营收反哺当地经济?投入了多少资金去保护自然环境?每生产1克拉天然钻石,会产生多少的碳排放?

  以上的每一个问题,都涉及极其繁复和深入的调查,即便去问任何一家天然钻石生产商的负责人,也未必能够立时全部给出准确的回答。但是现在,一份名为《天然钻石行业透明度调查报告》正式出炉,如同一份可靠的钻石4C证书,用精准的数字解读天然钻石行业的方方面面——比如,这份报告会清楚明白地告诉你,每生产1克拉天然钻石,会产生160kg的碳排放,而这个数字,只有人工合成钻石碳排放(511kg)的1/3。

  这份详尽的报告,由一家名为Trucost国际环境数据和研究咨询公司调查公布。这家Trucost是标普指数(S&P Global)旗下的全资控股子公司,专门从事环境数据和企业环境绩效的定量分析。

  为了清楚了解现代钻石开采的实际情况,由全球领先的钻石开采公司组成的行业联盟钻石生产商协会(DPA),委托独立的研究机构Trucost对它的成员展开调查,这些成员代表了几乎世界(75%)的天然钻石产量。DPA成员包括了:埃罗莎(ALROSA)、戴比尔斯(De Beers Group)、多米宁钻石(Dominion Diamond Mines)、卢卡拉钻石(Lucara Diamond Corp)、Murowa Diamonds、佩特拉钻石(Petra Diamonds)和力拓(Rio Tinto)。这当中戴比尔斯也许在中国消费者心中最有认知度,因为“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句经典广告语就是出自戴比尔斯。

  面对这些世界知名的钻石生产商,Trucost检视了150个不同的调查指标,这些维度涵盖了成员进行运营的国家,包括博茨瓦纳、俄罗斯、加拿大、纳米比亚、南非、莱索托、澳大利亚、津巴布韦和坦桑尼亚。

  不论是从行业深度还是调查广度而言,这份解读天然钻石行业的调查报告具有相当的客观性和可信度。通过这次调查报告,天然钻石开采行业的神秘面纱终于首度摘下,第一次透明地呈现在世人面前。普罗大众对这个行业的长久误解和揣测,也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

  DPA及其成员意识到,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是钻石开采行业的主要责任之一。每个DPA成员都与当地政府和社会的密切合作,控制作业对环境的影响。如今,控制并持续消减钻石开采行业对生态环境的有限影响已经提上DPA成员的首要日程。DPA成员公司正在通过一系列举措来应对这一挑战,包括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节能减排和碳捕获研究计划。

  DPA成员作业对环境的最大影响于二氧化碳的排放:每克拉抛光天然钻石产生160kg二氧化碳,然而这个数据比起人工合成钻石来说已经非常低——2016年每克拉实验室人工合成钻石的碳排放达到了511kg,是天然钻石开采的3倍有余。

  即便如此,DPA成员仍然在竭尽所能地降低碳排放。比如,在澳洲西部的Argyle钻矿区,风力资源丰富,矿区已经能够利用风力发电为开采提供绝大多数的能源。正因如此,这个区域的碳排放已经降低到了每克拉钻石40kg。无独有偶,加拿大的Diavik钻矿区也在2012年建设了风力发电站,为矿区提供近10%的电力资源,每年降低90万加仑的燃油消耗。

  不仅开辟清洁能源,各矿区也在致力循环利用能源。比如在多米宁钻石的Ekati矿区,建立了一个沼气堆肥系统,能够回收利用矿区的有机废料,制造能源。自2015年10月至2016年底,这个系统节约了16278加仑的石油,减少了231吨的碳排放。

  除了碳排放,天然钻石开采还涉及大量的水资源使用。为了保护水资源不被破坏,DPA成员循环利用开采用水的83%。至于钻石行业的开采废料,99%砂石,这些砂石会被及时地在当地填埋,回归自然。

  基于精准开采,其实全球的钻石矿场面积总和只有325平方英里,相当于一个纽约市的面积。然而于此同时,在俄罗斯、博茨瓦纳、南非、坦桑尼亚、澳大利亚和加拿大,DPA成员保护的自然土地超过26万公顷(1000平方英里)——DPA成员保护的土地面积几乎是其全球采矿用地的3倍。不仅如此,DPA成员也在各个钻矿区实施长期的生物多样性保护计划,以保护矿区的自然生态。

  如此多的大型钻石生产商,他们目前开采的钻矿也遍布世界各地,而这背后,需要数量巨大的员工来支持运转。据统计,七家公司在全球共聘用超过77,000名雇员和合约员工,这几乎是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规模。如何保障这些员工的工作生活以及职业培训,如何为员工提供安全的工作环境,成为这个行业持续发展的重中之重。

  根据Trucost的调查统计,在2016年,DPA成员支付的工资和酬劳达到了39亿美元(直接以及间接的收益)。经过高度培训,员工的收入也相应更高,据统计,DPA成员的当地员工和合同工的收入比国家平均收入高出66%,是该国基本生活工资的5倍。

  比起其他矿采行业,钻石开采需要应用更精确高效的科技,这也给员工提出了更高的职业标准。正因如此,DPA成员持续不断推动对员工的职业培训,大多数员工都拥有涉及多领域的职业技能。在报告中提到,在加拿大西北矿区,力拓、多米宁和戴比尔斯成立了名为“矿采培训社(Mine Training Society)”的机构,通过不同的培训项目,已经令1100名员工接受适应长久发展的职业培训——这些培训不仅包括各种技术操作,还涵盖了安全保障训练。

  所有DPA成员均承诺为员工提供零伤害的工作环境。报告显示,DPA成员发生的安全事故与类似行业相比更低,以建筑业为例,建筑业发生的安全事故是DPA成员在钻石开采中发生安全事故的17倍。以钻石生产商埃罗莎为例,仅在2016年便在健康和安全保障领域投入超过1.8亿美元,而这项举措直接令埃罗莎的生产受伤率大幅下降,比起2012年下降了20%。另一方面,力拓也致力推动风险管理项目,在2013年到2017年之间,全球的生产受伤率下降了35%。

  长期的钻石开采,令钻石生产商与当地产生了极其紧密的联系,甚至对开采地区的社会与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Trucost的分析报告中也证实了这一点,DPA成员致力于采用当地商品采购和服务,为当地经济创造了巨大、持续性的影响。不仅如此,DPA成员还以纳税、矿区土地使用费和红利的形式支持当地的经济。在过去50年,钻石行业带来的收入改变了包括博茨瓦纳在内的所有国家。

  DPA成员总收益的60%通过当地商品采购和服务、纳税和矿区土地使用费、社会项目和基础设投资的形式,回馈注入当地社会的经济。近年来,DPA成员采用当地商品采购和服务,平均每年都以高达68亿美元惠及当地钻石开采社区。

  这种回馈不仅以直接采购和服务实现回路,一些基础设施建设也会直接或间接地拉动当地经济。比如打造一座新的健康医疗中心,就对当地的建材、工程服务等个领域都带来了收入和就业机会。不仅如此,一些DPA成员已经在致力于构建平台,将钻石开采业与当地经济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比如佩特拉钻石在南非的每一个矿区都建立了企业发展资源中心,为当地商业与矿区采购建立购销平台。于此同时,戴比尔斯也在南非的多个矿区推进“Zimele(自立)”计划,为当地人提供非矿业相关的职业培训。截止2017年7月,这个项目已经支持了3054个人就业,助力了262个创业项目。

  根据Trucost的分析统计,仅在2016年,DPA成员通过纳税、矿区土地使用费和红利总计回馈了当地超过30亿美元,这些又反过来为当地基础设施和其他民生改善提供了资金。比如,DPA成员与博茨瓦纳政府合作,每年为支持当地452000名孩童接受基础教育。

  这份由Trucost调查分析,首度向公众公开的调查报告,第一次将全球天然钻石行业的真实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通过这份报告,不难发现,DPA成员不论在对待行业员工、开采社区以及地球环境等方面,这个行业都交出了一份难能可贵的答卷。

  这一切的不遗余力,都是为了令天然钻石与人、与社会、与自然维持更为和谐的关系,这种可持续发展的微妙平衡,也令每一颗天然钻石更显珍贵。正如DPA所倡导的,“Real Is Rare,Real Is A Diamond珍如此心真如此钻”,天然钻石的珍贵价值不仅仅因为天然珍罕,更因为背后行业里每个人所付出的努力,无可替代、更绝无仅有。


人造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