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然钻石 > 近距离接触陨石收藏者拣拾坠落的“星辰”(组图

近距离接触陨石收藏者拣拾坠落的“星辰”(组图

admin 人造钻石 2021年07月23日

  大千世界,有人拜佛,有人拜金,但是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拜石。不过,这种石头很特殊陨石。

  这个群体不大,全球已知的陨石数量仅4万块左右,国内收藏一定规模陨石的可能不超过10人;陨石价值不菲,贵的要四五千美元一克,远超黄金;陨石交易市场有点热,而且鱼龙混杂。

  “石能宜人,拜石和拜佛没啥两样,同样倾注了痴迷和虔诚的情愫。”49岁的柯作楷并不觉得拜石有多么特殊。不过,拥有“国际陨石收藏协会会员”这个头衔的,国内仅有两三个人。

  陨石收藏,这是一个怎样神秘的行业?“天外来客”与地上的普通石头有什么区别?陨石能否交易,情况如何?记者为此专访了居于长沙的陨石收藏者柯作楷。

  之所以对陨石感兴趣,同柯作楷的学习经历有关。1987年,在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攻读岩石学博士时,每天都要路过一块巨大的铁陨石。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天上掉下来的石头”。

  毕业后,他在湖南一家外贸公司负责钻石出口业务。“我慢慢地发现陨石比钻石有意义多了!”柯作楷玩起了陨石。

  那时候,收藏陨石不需要花钱,听说哪里下了流星雨,柯作楷就和“星友”约好,一起赶去寻觅。柯作楷收藏的第一块陨石,就是一位农户送给自己的。1976年,吉林下了一场世界上最大的陨石雨。1991至1992年间,柯作楷拿着科考记载和地图,在吉林市北郊挨家挨户地问。最终一位村民在床底下找到了一块当年的陨石,送给了他。

  “每天都有几十吨外来物质掉到地球上,但是每一年有记录、可考证的不会超过10次,现在发现的陨石就有可能是几亿年前掉下来的。”柯作楷说,其实专门去寻觅陨石的反而很难找到,一般都是常年在户外活动的人,例如牧羊人才有机会碰得到。

  “基本上,中国有陨石记录的省份都去过。”柯作楷曾驱车在青海戈壁滩上寻了一个月;曾在偏远少数民族山区,用竹皮当绳子,请几十个壮汉,从深山里把石头连拖带抬弄出来;也曾去过鱼龙混杂的黑市。有时,他还会去沙漠里买石头。“在沙漠里买石头,就像一场赌博”,柯作楷说,南非和撒哈拉沙漠是陨石的主要来源地。在那里,很多看似特别的陨石,可能只是常见品种,价值不高,“有些石头带回来几年都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东西。”

  “现在我主要从国际上大的陨石商人手上买石头”,世界上几个大规模陨石展销会,柯作楷也每次都一定去。

  现在每天起床,柯作楷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登陆邮箱,与各地“星友”交流。他每天能收到数十人发来的照片和资料,推销陨石。柯作楷说,像这种在网络上叫卖陨石的人有许多,但是真正地买卖、收藏陨石有一定规模的人,国内大概不超过10个。

  根据内部铁镍金属含量高低,陨石通常分为三大类:石陨石、石铁陨石、铁陨石。大多数陨石来自小行星带,小部分来自月球和火星。

  它们含有地球上不常见的矿物组合,或者地球上没有的球粒结构,通过研究陨石可以获得对太阳系的物质起源、组成和演化的认识。它们是人类能够获得外太空物质的最为价廉的实物标本,也是人类直接认识太阳系各星体的实物标本,极具收藏价值。

  有媒体称,最贵的是月亮陨石,可以卖到2500美元一克,平均价格为500美元一克,远远高出黄金的价格。然后是火星陨石,每克200美元,再次是石铁陨石、铁陨石、石陨石,价格最低的0.5美元一克。

  柯作楷说,这些价格不能说明真实问题。他的收藏中有至少得花四五千美元一克的陨石,也有几十美元一公斤的。陨石的交易价格主要由其可供的数量多少,陨石的类型和内在的研究价值来决定。

  柯作楷坦言,陨石交易的价格在圈内一般互不公开,也不太好公开,因为目前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能够对陨石定价,线下交易双方一般都会根据市场行情来定价。“作为收藏,考虑的主要是其研究和文化价值,而不是价格。”

  “经过研究发现,有的陨石可能挑战我们人类的理论极限。那价值就无法估量了!”柯作楷举例说,美国太空总署的一位天体生物学家宣称,在罕见的“CI1碳质球粒陨石”上发现了细菌化石,而且有的与地球生命完全不同,估计是来自外星的生命。一旦这项发现被证实,生命源自地球的理论将被推翻。

  目前,全球已知的陨石也就4万块左右,一百来吨,而柯作楷收藏的陨石超过100块,近1吨,几十种类别,“只要叫得出名字的陨石,我基本都有,花了1000多万元吧。”他非常自豪地说,自己就有一块CI1陨石,还有一块可能是原始地球经由大的撞击事件飞出去又落下来的“地球陨石”NWA5400。

  受巨大的利润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陨石交易,不仅有像柯作楷这样的收藏者,还有资金实力雄厚的商人、科研机构的研究员、古董经营者、从事矿物标本生意的个体户等。柯作楷介绍,上世纪90年代,这个群体在全球仅有200多人,目前将近1万人。在中国,大概有100人在从事这一行当。

  加入的人多了,陨石交易开始鱼龙混杂:有人假冒科研的旗号,有人以假乱真,有人在试图把国内稀有陨石运到国外叫卖……最让柯作楷痛心的偷运事件,是在新疆阜康被发现、重达1003公斤的“阜康陨石”,被分割后在市场上秘密流通,后来在美国露面。

  柯作楷说,造成陨石交易乱象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我国科研机构无法提供广泛而及时的鉴定服务,国内也没有专业鉴定机构,“陨石的真假都无法判断,当然没有一个规范的市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于1970年制定了相关公约,禁止非法进出口珍稀动植物标本、矿物和化石。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101个签约国中大都制定了相关法律,对陨石的出口加以限制。但由于难以判断,海关往往监管不力。

  目前,国内也没有陨石保护与研究的专门法律法规。天上掉下来的石头,到底归谁,该怎么交易,模糊不清。“仅仅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是不够的,还需要形成一个公开自由的市场。”在柯作楷看来,国内可以多设立几个公开的鉴定机构,让“陨石在阳光下交易”。

  1933年,国际陨石协会成立,负责对世界上每一块陨石进行编号和命名。只有经过陨石命名委员会报上“户口”的陨石,其研究成果才能得到国际公认。目前,该协会已收录正式命名的陨石样品近35000块,而柯作楷就拥有4块。

  “真正的陨石爱好者应该是以兴趣为动力,以交流研究为手段,能认识陨石内在的科学价值,而非纯粹以市场炒作和赚钱为动机”,柯作楷介绍说,世界第一大铁陨石荷巴陨石,已经成为纳米比亚的镇国之宝:成为旅游者必看的景观之一。

  长沙,又有“星城”之誉。今年6月份,新疆发现了一块约25吨的八面体铁陨石,柯作楷很希望能把这块很有可能成为世界前五位的大陨石引来长沙,与“星城”交相辉映。

  不仅如此,柯作楷还想在长沙建一座“星星”博物馆,把这些“坠落的星辰”安放在硬木做成的木座上,附上科学说明,并请名家撰文,为落户星城的“星星”立传。这是他最新的理想。(侯琳良)


人造钻石